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重要通知

论人大监督司法之完善

2012/10/12 17:23   编辑:刘昌伟   来源:江西人大新闻网

  论人大监督司法之完善

  桑俊杰

  摘要:人大监督司法要求督促和支持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正司法,防止对正常的司法活动造成不当干扰。当前审判机关审判监督功能还存在缺位现象,检察机关对民事行政检察监督、刑事诉讼监督亦存在着不足。人大应准确定位人大监督司法工作的法治功能,把对审判监督和检察监督职能作用的监督作为工作重点,进一步完善对公民申诉权利的保障。同时还要注重发挥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作用。

  关键词:人大监督司法机关应然状态不足完善

  人大监督司法的总体要求,一方面要督促和支持审判机关、检察机关公正司法,促进司法公正;另一方面又要防止对正常的司法活动造成不当干扰。

  要实现上述要求,笔者认为要把握好两点:一是要健全监督法制,实行依法监督,提高监督效能。在我国对司法的监督体系中,包括党内监督、人大监督、检察监督、审判监督、民主监督和舆论监督等。但具有法律效力的国家监督是人大监督下的检察监督和审判监督,在我国现行监督机制里,监督效能的高低是与监督关系的法律化程度成正比的,[1]只有通过法律明确权责,理顺监督关系,依法使用法定的监督手段,逐步形成监督的法治秩序,才能加强监督的权威性、强制性和规范性,处理好加强人大监督与法院、检察院依法行使职权的关系,改变以往人大监督缺位、越位以及乏力的现象。二是要立足人民监督,提高人大监督司法的能力,注重加强司法机关内部监督。我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始终坚持以人民监督为立足点,“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2]人大监督作为人民监督的主要体现,只有更好地代表人民,拓宽人民监督的渠道和手段,保障好人民监督的权利行使,自觉接受人民监督,归根结底,就是要落实好人民监督。人大对司法的监督是全面的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这种监督必须依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限、程序与方式进行。人大对司法的监督一般不得直接介入到司法活动中,当人大发现司法活动中存在问题时,主要依靠启动司法机关内部的纠错机制实现对司法活动的矫正,而司法机关内部监督机制的作用情况应当接受人大的监督。因此,建立人大监督与司法机关的内部监督之间的法制接口,是保证人大监督落到实处的关键环节。当司法机关内部监督机制本身存在漏洞时,人大监督应当起到弥补漏洞的作用。

  二、当前司法机关内部监督机制的不足

  目前,我国司法不公、司法腐败的现象依然存在,这里面存在着种种原因,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司法机关内部各种监督制度和形式存在监督缺位、甚至根本就没有到位的事实。笔者将对审判监督、检察监督存在的制度性功能缺陷进行初步分析

  (一)审判机关审判监督功能的缺位

  从法院系统内部诉讼程序中的审级监督来看,上、下级法院之间的行政化倾向,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审级监督应该具有的功能。在审判监督程序中,人民法院依职权启动再审和申诉人向法院申请再审,是纠正错误裁判的两个法定的重要渠道。但不论是作出生效裁判的法院,还是上级法院,“由法院作为监督者对自己审结的案件发现错误而主动提起再审的案例只是极端个别情况”,[3]而且,由申诉人通过向法院申诉得以启动再审程序的情况也非常少见。分析其症结在于:一是以职权启动再审的立法模式,决定了自身监督难以实现。从三大诉讼法的规定看,必须是院长发现裁判确有错误,认为需要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由审判委员会决定是否再审。虽然法律赋予了当事人申请再审的权利,但法院一般出于维护裁判权威的考虑,不会作出再审决定,甚至申诉人的申诉得不到认真负责的审查和答复;二是启动再审的标准与程序不够明确、公开,再审的条件基本属于职权掌握的解释范围,申诉人的申诉权行使得不到法律程序的保障。即使当事人的申诉有理、申请再审有据,也难以启动再审程序,甚至得不到有说服力的明确答复。由于审查程序不透明、不公开,使得当事人对法院正常的申诉渠道失去信心。法院内部监督制约机制的普遍弱化,使得当事人只能多头申诉,去争取其他部门的支持。三是对破产案件和执行程序中的各类裁定,一旦出现错误,缺乏审判监督的法律规定,导致申诉人的申诉救济无门。四是法院内部监督刚性不够导致监督制约机制与责任追究制功能弱化,司法机关内部独立落实不到位与内部监督制约机制失效并存,导致自身纠错的社会公信度比较低。“实践表明,监督如同医生开刀,自己给自己做外科手术是很困难的”。[4]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