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人大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环保赣江行 正文

幸福水库:何时实至名归

编辑: 薛岚     来源:      2013-10-10 16:02

  文/本刊记者 潘辛菱 通讯员 刘开烦

  记得2011年的初夏时分,南昌市辖区内一座名为“幸福”的水库,一时间忽然为多方所关注。只可惜大家注意她并非由于其容颜的秀美,却是因为水库曾经的清丽正渐渐变得名不副实。

  是年5月23日的江西日报以“幸福水库不幸陷重围”为题,披露了数百家养猪场扎堆幸福水库周边,废水严重污染水库水质的情况。文中描述道:“5月10日下午,省人大环保赣江行检查采访组来到水库铜源村至幸福村段走访,从幸福村的一条狭窄水泥路走进去大约100米,小路的右侧就是幸福水库,左侧是一排长长的矮房。这些矮房除了少数几间住人外,其余全是猪舍,每间猪舍里大概养了七八头猪。”该文记者在一个养猪场发现一条猪粪排污沟,排污口伸入水库。排污口周边大片的杂草及土地已被粪便污水染成黑色,在阳光的曝晒下,散发出浓浓的恶臭。从排污口到水面直线距离大约30米,高度差只有不到10米。靠近水库岸边区域的水体已经发黑、发臭,形成了明显的污染带,与水库中间区域泾渭分明。

  也就是在此次环保赣江行采访组走后的第2天,5月12日,有人在地宝网“洪城茶座”版块内发个了长长的帖子,直接力顶环保赣江行活动:“有养殖户把猪舍建到了紧靠水库旁,猪舍废水直接排到水库中,路过时闻到一阵阵恶臭味。”“幸福水库,叫我们如何幸福得起来?”

  这个水库缘何“名噪一时”?

  四周青山环抱的幸福水库位于新建县望城镇,面积约30平方公里,建成于1959年,承担着该镇2万多亩农田的灌溉任务。环水库周边居住的多是库区移民,人多地少,收入十分有限。于是,上世纪90年代,在政府的引导鼓励下,为发展经济、实现增收,当地很多村民陆续养起了生猪。但是,本世纪以来,幸福水库先后被县、省划定成为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保护区。现在,它既供应着湾里城区居民一半以上的用水,也是南昌市的备用水源。

  于是,问题便产生了。2010年起,省及南昌市多家传统和网络媒体频频接到投诉,反映由于大量养猪,严重污染幸福水库的水质,影响了湾里城区饮用水质量。“有时候打开水龙头,就能闻到一股类似烂泥、铁锈或猪粪的异味。”“形象点说,湾里百姓喝的是上游的猪粪水啊!”

  这些反映,自然进入到多年一直坚持收集、发现、督促解决环保“个案”的环保赣江行组委会素材袋中。省人大环资委办公室副主任谢爱林介绍说,从2010年5月得知这一情况后,这几年环保赣江行活动组织记者来过多次,既有集中检查采访,也有小分队的随机暗访。掌握的情况是,水库周边共有200多养殖户,仅有1家通过了环保审批,9家养猪场建设了沼气池或化粪池,其他养猪场均无任何环保设施,大多数猪舍距水库不足百米。2万头上下数量存栏生猪的粪便直排水库,对库区水体影响很大。“有的猪舍甚至直接建在水面上,就像云南少数民族的吊脚楼一样。”谢爱林讲述道,“检测显示,水库的水质差到了五类标准,根本不符合饮用水取水标准。”

   2011年5月30日,环保赣江行检查采访组在向南昌反馈意见时,专门指出了“养殖废水污染水库,当地政府监管不力”的问题,要求水库旁的猪舍必须拆掉,正在建的必须停建。

  作为整改措施,新建县政府于当年制定下发了《新建县饮用水水源保护管理办法》和《新建县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环境污染事故应急预案》,并对水库周边直接污染水库的养猪场下达了整改通知书。但据了解,此后的整改工作效果一直不太理想。2012年,省人大环资委在向省人大常委会会议报告环保赣江行活动情况时这样陈述:“作为南昌市备用水源、湾里区饮用水源的幸福水库,遭受周边养猪专业户养殖废水污染,虽然引起当地政府重视,但由于拆迁补偿标准与户主期望相差太大,安置就业也很困难,拆迁工作难度很大、进展缓慢。”

  这段话背后隐含着的,是对严重污染问题的焦虑,对当地政府工作难度的理解,和对养殖农户今后生计的担忧。

  实际上,新建县政府早几年就已发现了这一污染问题,也略有动作。望城镇常务副镇长、幸福水库整治办公室主任符俊泉告诉记者:“县里2009年就制定了拆迁方案和补偿标准,但由于所涉村庄的人均耕地只有1分左右,如果强行取缔养猪场,村民生计会出现很大问题。而且,政府补偿、补助资金的缺口也很大。所以,那两年只拆了一些未养猪的空猪圈,同时作出规定,自2010年开始,养猪户一律不得新购进猪。”

  拆空猪圈和“只出不进”的办法,至多只能减缓加重污染的程度,并不能减轻水体污染,所以,省人大环资委紧盯不放,连续数年将这一问题作为检查采访、督促整改的重点,在坚持依法监督的同时,通过向省市政府提出建议,以及发挥新闻舆论的作用,多渠道推动解决问题。

  全社会环保氛围的日益浓厚,群众呼声、舆论关注的不断加压,以及县财力困难状况的相对改善,让新建县政府痛下决心,将幸福水库的环境治理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予以高度重视。2012年,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分管县领导为副组长的领导小组,下发了《关于幸福水库库区及周边环境综合整治的通告》。期间,领导小组先后十余次召开会议,调度各方面力量,加速推进整治工作。

  目前,治理整顿已取得初步成效。截止6月20日环保赣江行活动现场检查时,望城镇政府已与幸福水库周边211家养殖户中的205户签订了拆除协议。也就是说,养殖废水污染幸福水库的问题终于露出了彻底解决的曙光。

  新建县副县长熊国爱向带队检查的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洪礼和报告:“虽然我县是‘吃饭财政’,但政府在整治上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书记、县长对进展情况每天一调度,镇、村干部天天在村里做工作,白天做不通,晚上接着做。目前已发放补偿金2700余万元。”他说,下村干部动员拆猪圈,不光以理服人,还以情动人,以服务打动人,尽量帮助解决好养殖户的实际困难。

  “目前一些母猪刚刚怀孕,搬动的话容易流产。有的仔猪尚小,卖不成。”望城镇党委书记徐宝林向检查采访组解释道,“所以,我们按客观规律办事,将最后时限定在7月底。目前只剩下6家,我们保证在7月30日前全部完成拆迁任务。”

  符俊泉对记者详细介绍了有关情况。补偿金是按2009年核定的生猪头数来计算的,每头母猪、种猪补偿1000元,肉猪、小猪补偿200元。对拆除的猪圈,县政府补偿标准为220元/平方米,在此基础上,镇里再补40元。目前,镇里已支付补贴200多万元。拆除水库边猪圈的200多养殖户今后的打算有两类,一是还想找个地方继续养猪,干部会想方设法帮助他们找合适的场地;二是想改行从事花卉苗木生产,镇、村干部就帮着联系、提供有关信息、技术。符俊泉感慨地告诉记者,今年2月以来,生猪交易价格出现大幅度下挫,6月上旬跌至最低谷。但养殖户都通情达理,大多按规定时间低价处理了存栏生猪。“为了配合政府保护水库,村民付出了相当大的牺牲。”

  村民陈胜红养猪历史久远,12年前,在水库边自家土地上建起了600平方米的猪圈,今年养了200多头猪。虽然明知当时生猪价格已是最低点,晚卖十几天就可少亏很多,但他还是支持政府工作,带头搬迁,匆匆贱卖了100多头200斤以上生猪后,将剩下的母猪、种猪和小猪则搬迁到另外租下的地方,一年光租金就得多付出6万多元。陈胜红估算了一下,自己在这次搬迁中,共亏损了70多万元。

  “我们都清楚,卖得越早,亏得越多。”拥有1000多平方米面积猪圈,最多时存栏生猪600余头的养殖大户刘建保说,“6月6日镇干部上门来做工作,说幸福水库是水源,不能弄脏了。身为村委会委员,我当然要带头啦,6月10日就把猪卖了。”记者问他拿着补偿款今后准备干什么,刘建保回答说,拆迁补偿的40万元拿到后,首先要还十几万元赊欠的饲料款,“我家的十来亩土地都在禁止养殖的红线内,没地方养猪,就改种苗木呗。”

  塔前王家自然村的刘国女,家里情况十分特殊也十分困难,所以是剩下未拆的寥寥几家养猪户之一,因为她的猪圈是十几年前买下一栋废弃厂房改成的。“干部们没日没夜地做我的工作,我也晓得,水库脏了要清理。但我一家6、7口人全靠养猪过日子,只会养猪不会做别的。”刘国女一筹莫展,心中愁闷,“别人是自己的地,不养猪还可以干别的,我家怎么办?”

  针对这些情况,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马志武强调指出:“为了保护好南昌市的备用水源,拆除了幸福水库周边的养猪场,老百姓是做了奉献的。今后类似的问题还会很多,作为政府,必须考虑生态补偿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的建设。”

  是的,虽说是村民养殖污染了水体,但看问题不能绝对化。保护环境固然重要,群众幸福、社会和谐同样重要。正如一条网友评论所言:“周边农民要生存、要幸福!城区市民要喝水、要幸福!谁都没有错!!”

  如何化解这个矛盾?马志武副主任的意见一针见血,望城镇农办主任雷志刚的设想也不失为一种思路。“我们这里风景优美,有绿水青山、千年水碓这样好的旅游资源,完全可以做活岸上的文章,打造成南昌市民锻炼、休闲的去处。”雷志刚认为,现在城里人来这里爬山、游览,竟然找不到一个吃饭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潜在商机。-

  (通讯员刘开烦单位:新建县政府)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 Copyright◎2012 JX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赣ICP备05009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