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人大新闻网 > 立法聚焦 > 法规解读 正文

共商谋 齐建享 促双赢

编辑: 孙洁     来源: 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2013-10-22 15:54

——《江西省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条例》立法简介

  2013年9月26日,江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江西省企业工资集体协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于2013年11月1日起施行。

  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涉及劳资关系的稳定、市场利益的平衡、经济社会的发展,是关系全局、关乎民生的一种工资决定机制。《条例》的起草工作始于2009年,该立法项目曾于2011年被列入省人大常委会当年的立法计划,但最终在质疑声中未能按期提请。时隔两年,该立法项目再次被列入省人大常委会2013年的立法计划。今年,在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和第六次会议的两次审议中,关于该立法项目的立法必要性,赞成者多于反对者。

  ——这个《条例》的出台,对工人、企业和政府都有益。在国家不出台大的经济刺激政策的情况下,我国用工紧张的局面将会逐渐缓和甚至逆转,建议尽快出台这个《条例》,给职工以充分的保障,构建和谐劳资关系。

  ——《条例》出台有利于保护劳资双方的利益。工资协商顺利开展,企业用工得到规范,才能够保障职工权益,促进劳动和就业,从而保证我省企业健康有序的运行、发展。

  ——赞成55票,反对1票,弃权0票。通过。

  几年来,河北、天津、新疆、湖南、云南和内蒙古等省(自治区、直辖市)也相继制定了关于工资集体协商的地方性法规。据悉,至2012年底,我省共组建基层工会74000余家,涵盖企业88492家,建会率达86%。已组建工会的企业中,进行了工资集体协商的企业87165家,覆盖率达98.5%,涉及职工超过400万人。其中覆盖国有企业及国有独资公司9343家,集体企业1702家,私营企业63242家,港澳台、外商投资企业1840家,其他类的11038家。

  虽然劳动力价格主要是由市场来调节的,但市场不是万能的。市场经济的发展中,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与职工要求最大限度分享发展成果间的矛盾无法避免。若能为劳资双方搭建一个平等对话的平台,引导双方依法有序地表达诉求,将有利于促进劳动关系的和谐稳定。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正是以此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应运而生。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行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保护劳动所得。”同时,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了“积极稳妥扩大工资集体协商覆盖范围”的要求。在这样的背景下,通过立法来引领和推动构建更加符合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和谐劳动关系,促进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的法治化,创新有效化解矛盾的协商机制,势在必行。

  《条例》分为总则,工资集体协商代表,工资集体协商的内容和程序,工资集体合同的变更、解除和终止,区域性、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工资集体协商的争议处理,法律责任和附则,共八章四十三条。在立法内容上,《条例》注重把握以下几个方面:

  一、立法定位着眼于程序

  实践中,尽管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已推行了一段时间,但实际效果并不尽如人意。部分企业经营者“不愿谈”,部分企业职工和工会工作人员“不敢谈”,工资集体协商双方“不会谈”;被动协商多,主动协商少;形式主义多,实质内容少;企业意愿多,职工诉求少等现象不同程度的存在。

  考虑到在企业工资集体协商中,职工方和企业方的协商行为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的范畴,地方立法不宜在实体内容上作出过多的强制性规定。因此,《条例》主要是从程序上来引导和规范企业工资集体协商行为。《条例》的大部分条款主要围绕着以下两个问题进行规范:关于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到底“要不要谈”和“怎样谈”。

  《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职工方和企业方均可以提出工资集体协商的要求。”该条第三款又规定:“一方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的,应当向另一方提交包含本方协商代表、协商时间、地点、内容等事项的协商意向书;另一方应当自收到协商意向书之日起二十日内予以书面回复,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进行工资集体协商。”这表明,《条例》未将工资集体协商作为强制性的义务规范,但在一方提出要求的情况下,另一方无正当理由不得拒绝。同时,《条例》第三十六条对违反此规定的情形还设置了相应的法律责任。这些规定,使企业工资集体协商在有诉求的情况下,能得以启动,为预防和疏导劳资利益冲突搭建了一个平等协商的平台,从而解决了“要不要谈”的问题。

  同时,《条例》对工资集体协商代表的产生、协商的具体程序,工资集体合同的变更、解除和终止,以及协商争议的处理等各个环节都作了较详尽的规定,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从而解决了“怎样谈”的问题。

  二、调整范围不贪大求全

  关于如何界定工资集体协商的范围,可谓众说纷纭,综合起来主要存在三种观点:

  第一种认为,不能对所有企业简单地全部推行工资集体协商,这项工作应当在总结一定经验的基础上,先易后难,逐步开展。国有企业对工资集体协商的自主性非常小,特别是全资控股公司,其自主性更是小之甚小。不少国有企业实施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工资预算纳入了企业生产经营预算计划。此外,国有企业严格按照有关规定为职工缴纳了“五险一金”,而很多私营企业只为职工缴纳了养老保险,这就造成了同等收入水平下,国企人均人工成本远高于私企。根据《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国发〔2013〕6号文)的有关规定,工资集体协商应当以非公有制企业为重点,以推进区域性、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为突破口,逐步扩大工资集体协商覆盖面。

  第二种认为,小微型企业压力大,生产不稳定,很难推行工资集体协商。这类企业,有订单就生产,无订单就停工,岗位不稳定,职工流动性也较大,企业方和职工方进行工资集体协商的意义不大。

  第三种认为,国有企业适合于工资集体协商,而私营企业适合工资个人协商。私营企业职工间应当允许存在工资差异,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具体情况应当交由企业灵活掌握。比如私营企业的管理人员,因各自学历、智力、能力、岗位、工龄和劳动效率等的差异,不宜规定统一的工资标准,而应由职工个人与企业协商工资。

  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企业职工一方与企业可以就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等事项,签订集体合同。”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企业职工一方与用人单位可以订立劳动安全卫生、女职工权益保护、工资调整机制等专项集体合同。”由此可以看出,上位法对工资集体协商,采取的是授权性规范。因而,若按照主体性质或者类型的不同来界定工资集体协商的范围,往往难以左右兼顾。

  基于此,《条例》在调整范围上不贪大求全、不面面俱到,其第二条规定:“在本省行政区域内开展企业工资集体协商,适用本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个体经济组织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参照本条例执行。”这意味着,尽管各类主体的性质或者类型各异,但是《条例》的调整范围不以对象来划分,而以行为来判定,只要是在我省行政区域内进行工资集体协商的行为,均适用本《条例》或者参照本《条例》执行。

  三、平衡利益立足于和谐

  《条例》第一条明确规定了其立法目的在于“规范企业工资集体协商行为,保障职工和企业合法权益,促进劳动关系和谐稳定”。工资集体协商,既可以由职工方提出协商要求,也可以由企业方提出协商要求;其诉求既包括涨工资,也包括减工资;既要维护职工权益,也要促进企业发展;既要满足职工增加收入的当前利益,也要考虑企业发展的长远利益。

  《条例》在内容设计上,力求能将协商力度、双方承受度、社会满意度有机统一起来。关于立法原则,《条例》第四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工资集体协商应当遵循合法、公开、平等、协商一致、诚实信用、兼顾企业和职工双方利益的原则。”同时,第十五条规定:“企业和职工在工资集体协商中,应当共同维护企业的正常生产、工作秩序,保守企业商业秘密,不得有威胁、收买、欺骗、打击报复对方代表的行为。”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中规定,企业因兼并、重组、解散或者破产等原因,致使工资集体合同无法履行的,可以变更或者解除工资集体合同。此外,第三十九条规定:“工资集体协商代表或者其他人员违反本条例规定,泄露企业商业秘密,给企业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其实,劳资双方的利益既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没有企业的稳定和长足的发展,也不可能实现职工工资的稳定和不断的增长。关键就在于双方是否能求同存异、同舟共济,通过工资集体协商的平台,促进劳资关系的和谐稳定。

  立法调研中,我们了解到沃尔玛(江西)百货有限公司九江庐山南路分店自2011年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工作以来,实现了企业和职工的互利共赢。每年度工会与行政方均进行一次工资集体协商会议,明确职工工资与公司发展、效益的辨证关系。通过工资集体协商,进一步增进了职工对企业的归属感和信赖感,企业的销售和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从而形成了和谐的劳动关系。同样在省外,合资企业云南大山公司在工资集体协商中,不仅实现了企业职工工资总额的总体增长,而且将增长资金更多地投向了一线职工,缩减了企业高管与一线职工间的薪酬差距。

  四、工会组织当积极作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工会是职工自愿结合的工人阶级的群众组织。”同时,第六条第一款和第二款分别规定:“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工会的基本职责。”“工会通过平等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协调劳动关系,维护企业职工劳动权益。”因此,工会的性质和职责决定了其在工资集体协商中应当积极有为。

  现实中,企业职工人数多、意见分散、素质参差不齐。职工方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应当在工会的组织、指导下进行,才能更加有序。此外,企业工会主席多为兼职,本身系企业管理人员,有的无力、无心顾及工会工作,且与企业间也是雇佣与被雇佣关系,不可避免地要受制于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上级工会应积极跟进,推动各项工作的开展。

  《条例》在工资集体协商的各个环节,都特别注意对工会的义务性规范予以明确。如《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工资集体协商的职工方代表由企业工会推荐,并经职工大会或者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后产生。企业尚未建立工会的,由上级工会组织企业职工民主推举,并经企业半数以上职工同意后产生。”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方开展工资集体协商,工会应当给予帮助和指导。企业工会可以在听取职工意见的基础上向企业方发出协商意向书;企业尚未建立工会的,上级工会可以在听取职工意见的基础上代为向企业方发出协商意向书。”第三十八条规定:“工会对企业违反本条例规定的行为,可以要求企业予以改正,企业应当在十五日内改正并作出书面答复;逾期不改正的,工会可以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主管部门提出处理意见和建议。”

  《条例》的制定,为我省劳资双方依法有序地进行工资集体协商提供了行为准则。希冀劳资双方依照《条例》的规定,能逐步协商共谋、工资共决、机制共建、利益共享,进而实现企业和职工的互利双赢。(供稿:黄河、雷明霞)

【相关报道】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 Copyright◎2012 JX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赣ICP备05009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