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人大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人大立法在进行专题 正文

聚焦立法热点 共谋管用良方

编辑: 付婷     来源: 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2015-11-18 22:01

——《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座谈会实录

  9月21日至24日召开的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对省政府提请的《江西省学校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预防与处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了第一次审议。为使条例更具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制度设计切实管用,9月25日上午,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省教育厅、部分学校负责人、家长、立法专家和律师,围绕草案涉及的焦点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焦点一:预防职责的完善

  家长代表冷君说,“要做到防患于未然,除了学校的教育、管理和保护,家长的监护和配合,还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履行好各自职责。建议草案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对学校出入口道路增派警力,在机动车、非机动车和行人无法自行其道时加强交通引导,为学生顺利上学、放学保驾护航。”来自毗邻万寿宫的南昌市珠市小学副校长吴燕深有同感,“我们学校门前设置了车辆禁停、警示、限速等标志标线,但仍有一些司机在学生排队放学时强行通过,引起交通堵塞,对学生人身造成威胁,建议草案对违章者加大处罚力度,同时给予记分处理。”

  南昌市第三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周树文提出,“草案规定学校应当对学生加强法律知识、交通安全、消防安全、防溺水和心理健康等方面的教育,列举还不够全面,食品安全教育也应纳入其中,同时,为保障该规定落到实处,建议补充学校每周应当安排一堂安全教育课的内容。”

  “草案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学校举办者和学校不得在教育教学期间将操场等教学场地用于停放校外机动车辆,难道在此期间,学校及教职员工的机动车辆就能停放在教学场地吗?肯定不能。”江西人民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翔话音刚落,与会同志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南昌航空大学副校长聂威认为,有关学校的预防职责的规定要切合实际。如草案规定学校有义务向家长告知学生异常状况,学校在实际操作层面会遇到一些困难。造成学生心里异常有诸多原因,像考试成绩差、恋爱受挫折等,有些学生隐私观念较强,不希望学校将自己在校情况告诉家长,学校一旦告知,反而容易激发矛盾。况且,大学生缺几堂课、情绪稍有波动就要联系家长,学校很难做到。

  焦点二:事故责任的划分

  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的责任划分,是依法妥善处理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的关键,是立法的核心内容,也是各方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

  “草案关于学校应当依法承担责任的情形都没有问题,学校不承担责任的四种情形也有法律依据,概括性、包容性很强。”多次参与草案论证的省法律顾问团成员朱爱莹说,“但在立法技术和语言规范方面需要再下功夫,以免给今后的法律适用带来困扰,引发当事人理解上的不一致。”

  南昌广电滨江幼儿园园长张颖萍则认为,草案有关责任划分的规定关键要能落地,帮助一线教育单位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我们幼儿园曾经发生过一起家长已经把小孩接走,结果在园区内玩耍发生了事故,与幼儿园引发纠纷的案例,像这类事故责任应当如何划分,希望草案予以明确。”针对学生监护人没有及时将未成年子女的身体和心理异常情况告知学校,导致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发生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责任的规定,张颖萍感到实际操作与政策层面存在落差,“目前学校也好,幼儿园也好,由于孩子自身疾病导致的问题很多。为此,我们和每位家长都会深入沟通,了解孩子的身体状况,但就出现过一位家长隐瞒,导致小孩癫痫病突发,我们立即将他送往医院就诊,但是家长依然找幼儿园索要赔偿。”对此,朱爱莹建议在“告知学校”之前加上“如实”二字,让事故责任变得更加清楚。

  草案还规定,当事人均无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按照公平原则,由当事人适当分担经济损失。一些学校负责同志提出,实践中,校方尽管没有责任,但基于人道主义还是会给予受害学生方一定的经济补偿。如果规定由当事人适当分担经济损失,那么多大比例才叫适当呢?有可能引发新的矛盾和纠纷,造成学校没有责任,反而承担较重的负担。“立法出发点是好的,但执行起来会有偏差,这条规定应当慎重。”江西科技学院副院长周万华说。

  焦点三:调解平台的搭建

  座谈中,很多学校代表都提到,学生出了事,不管学校有责没责,学生家属往往到学校闹,既不理性协商,也不同意上法院。因此,建立第三方调解平台,健全调解机制,受到各方高度关注。

  草案规定,由县级以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机构负责指导、协调设立调解委员会,由司法行政部门对事故纠纷调解工作给予业务指导。调解委员会究竟该由谁牵头?这个在以后操作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问题,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

  江西华邦律师事务所主任方世杨认为,调解委员会不宜由政府机构来牵头,要从公正的立场由协会或者行业组织牵头设立,然后由综合治理机构负责指导协调,当地司法行政部门来业务指导。

  江西科技学院副院长周万华不赞成这个观点,他举例说,以前某校发生学生死亡事故,调解工作一时很难开展。后来,省综治办牵头,协调当地政府、公安机关和教育部门来到学校一起与家长协商,较快地处理了这起纠纷。“综治办有职能、有触角,能够协调相关部门一起参与,建议将其列为调解委员会的牵头部门。”周万华说。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魏小琴说,加强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建设,健全依法维权和化解纠纷机制,符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的精神。学生人身伤害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有别于各级政府的调解组织,其设立和运行,可以借鉴我省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的成功经验,结合我省教育教学实际进行规范,确保草案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韩军在座谈会结束时表示,草案已进入最后修改审议阶段,我们将根据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省人大教科文卫委的初审报告、座谈会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以及将于10月27日举行的立法听证会上的陈述意见,认真地进行研究,提出草案修改稿,提请11月下旬召开的省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第二次审议。(供稿:傅行家)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 Copyright◎2012 JX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赣ICP备05009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