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议会之窗

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的曲折发展(下)

编辑:李华    来源: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01-24 15:03

  与西方国家相比,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发展经历的反复和挫折,体现了南亚地区政治文化的复杂性。这一地区自古就是极端穆斯林势力范围,宗派矛盾林立,地区发展差异极大,多次爆发大规模骚乱和流血事件,历来被视为地区稳定的“火药桶”。此外,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发展,还受到内外多重因素交织影响,主要表现在:

  (一)巴基斯坦的穆斯林民族立国理论基石。巴基斯坦立国基础是“两个民族理论”,即印度教徒与穆斯林是两个民族,穆斯林应该建立自己的国家。历史上穆斯林与印度教徒之间征服与反征服的战乱矛盾以及英国的殖民分化政策,使南亚穆斯林渴望建立自己的国家。但是1947年人为的割裂分治又使背井离乡的穆斯林难以找到归属感。因而,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建立的基石有别于它模仿的对象——最早建立议会民主制的英美国家。

  英国议会素有“议会之母”之称,13世纪在贵族与王权的斗争中产生,此后议会成为英国贵族和资产阶级反对专制王权的阵地。16世纪英国近代民族国家形成。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议会制的政体确立,议会成为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和最高立法机关,英王成为虚位元首。与此同时,代议制理论在英国逐渐成熟,为议会民主制的发展和向外辐射提供了理论基础。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思想家约翰·洛克提出了议会主权理论,强调议会在国家政权中的中心地位。19世纪英国资产阶级政治思想家约翰·密尔提出代议制政府理论,完善了洛克的议会主权论。在《代议制政府》这部著作中,密尔论证了有关代议制政府的一般原则及政府职能、组织等问题,认为代议制是民主制实行所需要的一个中介性原则,“一个完善政府的理想类型一定是代议制政府”。美国独立前身是英属殖民地,独立之前,13个殖民地大多有议会机构。随着殖民地与宗主国之间矛盾的激化,美利坚民族形成。最后北美殖民地通过独立战争推翻了英国殖民统治。美国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但并未完全抛弃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经过变革,美国建立了适合自身的议会总统制共和体制。巴基斯坦与英美比较,没有议会传统,没有经过民主思想的启蒙,巴基斯坦建国不是反封建的资产阶级革命的必然产物,而作为立国基石的穆斯林又未能团结一致地认同国家,他们对伊斯兰的信仰代替了对国家的忠诚。议会民主制作为一种精英的选择,在巴基斯坦缺乏政治基础。

  (二)巴基斯坦内外矛盾错综复杂。巴基斯坦自建国以来,内外矛盾可谓复杂交错。巴国内矛盾至少有这样四对:宗教与世俗政体之争;不同宗教之间以及同一宗教内部的不同派别之争;中央与地方及地区与地区之间利益之争;传统与现代的矛盾。巴外部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与印度关系和美国关系的妥善处理。巴基斯坦的内外矛盾往往相互交织,造成政局不稳,议会制政体运行不稳甚或中断。与此同时,历届政府也为这些矛盾的解决耗费了大量精力而无暇再顾及制度建设。

  巴国内主要矛盾之一,是伊斯兰宗教与世俗政体之争。巴基斯坦独立之初,领导人对究竟是建立宗教政体还是世俗政体不甚明确。国父真纳给人的印象是倾向于建立议会民主制,他曾经明确提出要将巴基斯坦建成一个世俗多元主义的国家,但他又强调,保卫伊斯兰教教义是建国的意义所在。1956年宪法始创宗教政体,规定巴基斯坦为伊斯兰共和国,规定总统必须由穆斯林担任。1958年阿尤布·汗当政后,曾试图转向世俗政体,在1962年颁布的宪法中,国名中便去掉了“伊斯兰”,称为巴基斯坦共和国。结果遭到穆斯林保守派的坚决反对,政府只得在1963年修正宪法,国名仍改为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并重申今后立法不得与《古兰经》和伊斯兰教教义相悖。1973年布托把伊斯兰教确定为巴基斯坦国教,以求得保守势力的支持。其后巴基斯坦的立法、司法和政府机构建立都以伊斯兰教为基础,政体的宗教性质日益凸显。在20世纪70年代末与80年代初,齐亚·哈克统治期间使伊斯兰教义法律化,宪政伊斯兰化。甚至90年代初民选的谢里夫政府还宣布伊斯兰法为国家最高法律。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巴基斯坦国内还有学者认为,“巴基斯坦应当建成什么样的国家”这一问题仍未有效得到解决。巴基斯坦既选择了议会制的政体,同时又肯定了伊斯兰教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其结果必然是宗教左右政治,政治影响宗教,致使议会民主制无法正常运行。

  巴内部主要矛盾之二,是穆斯林内部派别纷争。虽然巴建国后存在不同的宗教信仰,如印度教、锡克教、基督教、琐罗亚斯德教等,但伊斯兰教是巴基斯坦国教,穆斯林占巴基斯坦总人口的97%,穆斯林内部的派系纷争对巴议会民主制的发展具有直接的重大影响。建国初期导致第一部宪法几年难产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真纳和里阿夸特相继去世,失去公认的领导人后,穆斯林内部正统派反对伊斯兰少数派阿赫迈迪亚的斗争。因阿赫迈迪亚教派成员的穆斯林身份尚无官方定论,部分成员又出任政府高级职位,如当时的外交部长穆罕默德·扎佛鲁拉赫·汗就是这个教派的成员,正统派频频对其发难,指责该教派为异端,要求政府宣布其为少数派,解除其成员的公职。1953年正统派组织和领导了暴力运动,迫使政府政府宣布阿赫迈迪亚派为“非穆斯林”,直接导致总督古拉姆·穆罕默德于1954年4月解除克瓦贾·纳泽姆丁的总理职务,10月又解散了议会,使巴基斯坦面临独立以来的第一次严重的政治危机。

  1977年后实施军管的齐亚·哈克总统实行法律伊斯兰化,建立最高法院的沙里亚(伊斯兰教法)法庭,导致伊斯兰主要教派——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团体分裂和对立,从此教派冲突一发而不可收拾。20世纪90年代先后掌权的谢里夫和穆沙拉夫属于穆斯林联盟的谢里夫派和领袖派两个不同派别,他们进行过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如今更为严重的是巴基斯坦伊斯兰教团体中又出现了“新伊斯兰主义者”,其成员包括巴基斯坦塔利班、圣战组织和伊斯兰主义者,他们在国内的主要目标是使巴基斯坦从世俗政治家的统治下获得自由,其政治计划是着眼于最终夺取国家政权。

  巴内部主要矛盾之三,是联邦中央与地方及不同地区之间在权力享有和资源分配方面的争夺,突出表现在中央与东巴、东巴与西巴之间的尖锐斗争。根据1956年宪法,巴建立了联邦中央政府,巴基斯坦被分为东巴基斯坦和西巴基斯坦两个部分。东巴基斯坦在全国人口中占有55%的比例,却享受不到相应的权利,国家权力基本由西巴人掌控。东巴在议会中的席位尚不足一半,1970年12月大选东巴获得国民议会半数以上席位,但不能组阁。这一事件直接导致了巴基斯坦的分裂,巴基斯坦永远失去了东巴,世界上增加了一个名叫孟加拉国的新国家。现在巴境内的稗路支省要求自治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此外,执政党作为地区利益的代表对其他地区的权力有很大影响,例如,2008年负责组阁的人民党代表信德人利益,2013年赢得大选的穆盟(谢里夫派)主要代表旁遮普人利益,执政党具有较强的区域性不利于国家民主政权的稳定和制度的整合。

  巴内部矛盾之四,是巴基斯坦传统的社会环境与现代西方议会民主制度的不相适应。巴基斯坦自1947年立国以来,其传统社会结构变化甚微,农村封建制和西北偏远地区的部落制仍然存在,议会民主制嫁接其上,必然先天发育不良。封建、部落性质的经济基础与民主政治不相匹配,封建地主、部落长老需要专权而不是民主。草根阶层受世俗教育较少,民主意识淡薄,民选政府缺乏社会基础,自然脆弱难敌军人统治。很明显,议会民主制所需的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和资产阶级领导及人民大众的民主意识在巴基斯坦有待进一步培育。

  最后是巴基斯坦面临着外部环境的不利因素。与印度的克什米尔战争,冷战时期作为美国对抗苏联的前卫,新世纪与美国结盟反恐等外交战略行动,强化了巴基斯坦军队的力量和作用,这是军队在巴政治生活中经常起主导作用的根源。

  (三)与议会制度紧密相连的选举制度和政党制度不完善。议会制度、选举制度和政党制度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三大支柱,英美国家在议会制度发展过程中,选举制度随之改革,政党制度逐渐成熟,巴基斯坦的议会制度缺乏选举制度与政党制度的相伴发展。巴基斯坦选举制度存在的问题主要在于尚未完全制度化和流于形式。军人上台之初抛开民选,之后则为了执政的合法化和排除政敌而实行选举,但选举并不反映真实的民意。民选政府存在同样的情况,选举受到经济和政治精英的控制。正如作家阿赫迈德·拉希德所言:“在某些选区,如果封建地主让自己的狗当候选人,这条狗肯定会以99%的选票高票当选。政党制度在巴基斯坦不成熟不仅表现在军法统治时期禁止政党活动,而且主要在于巴尚未形成西方的一党制、两党制或多党制的政党制度类型,因而给政府组阁和政府稳定带来隐患。

  (四)巴基斯坦军法统治的双重性。军法统治或军人政府在巴基斯坦持续了30余年,严重阻碍了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的进程。但是,军法统治为什么会出现并存在如此长的时间,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除了巴基斯坦军队自身是组织严密、力量强大的政治势力外,政府培植、利用其作为镇压、打击异己的工具,也为军人干政创造了条件。更独特的应该是巴基斯坦军法统治体现出的两重性,即军事管制性与民主合法性。回顾巴基斯坦曾经经历过的四次军人政权,我们似乎可以发现,其有一个共同特点,在上台之初甚至于一段时间内实行军管或集权,但是一旦权力巩固,军人政权便开始制定宪法,承诺并进行选举,寻求权力合法化,使军人政权权力运行多少带有一些民主色彩。1958年上台的第一位将军阿尤布·汗实行基本民主制,实行总统选举,制定宪法。1969年接替阿尤布的第二位将军叶海亚·汗在1970年实行了选举,还打算制定一部扩大民主、分散权力的宪法。1977年7月5日,第三位将军齐亚·哈克接管布托政权,被认为在实现政治生活民主化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如修改1973年宪法,举行非政党选举。最后一位将军穆沙拉夫1999年10月上台,2002年通过全民公决当选总统,最终为了连任总统,不惜脱去军装,交出军权,回归平民身份。或许正是巴基斯坦军法统治的民主特色,使他们不同于完全的军人独裁体制,能够在巴存在较长时期,也因此延缓了巴基斯坦议会民主制发展的进程。

  巴基斯坦建国60余年来,议会民主制度建立与发展的历程可谓艰难而曲折,四次军人政权在巴执政33年,属于民选政府治理的时间从1956年开始至2016年仅为28年。虽然议会民主制时常被军法管制所取代,陷入反复的怪圈,但这种状况应属事物发展的常态。任何新制度的建立或新生事物都会经历动荡与反复。西方议会民主制的原生国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议会民主制度不是一次性建立与完善的,也曾经历过反复与改革。就巴议会民主制发展至今的轨迹而言,其发展趋势是朝向议会内阁制。当然,这个过程仍充满变数,巴基斯坦要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议会民主制度也许仍然需要很长周期,尽管2008年至今己有两届民选政府实现平稳过渡,但其政体固有的反复性,不排除未来还将出现某种程度的倒退。 (摘自《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作者朱正梅)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管理登录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 Copyright◎2012 JX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 赣ICP备05009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