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议会之窗

美国选举人团制度探究

2017/12/11 15:46   编辑:李华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根据美国选举制度,美国总统并非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选举人团选举产生,获得半数以上选举人票者当选总统。选民在大选日投票时,不仅要在总统候选人当中选择,而且要选出代表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538名选举人,以组成选举人团。绝大多数州和华盛顿特区均实行“赢者通吃”规则,即把本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本州或特区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当选的选举人必须宣誓在选举人团投票时把票投给在该州获胜的候选人。因此,大选结果通常在大选投票日当天便可根据各州选举结果算出。在选举人团制度下,美国历史上曾数次发生选民票数较少的总统候选人因为得到足够的选举人票而当选的情形,并因此引发对于选举结果的分歧和争议。

  一、选举人团制度的现状简述

  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总统大选中最为重要的选举制度,是美国政治最具特色的民主形式。早在美国制宪时期,选举人团便被质疑为一种抑制民主、利于寡头和上层阶级操控民意的建制。而作为一项宪法建制,选举人团制度既是代议制政府原则、权力分立制衡思想的贯彻,又是平衡各州各方利益的妥协权宜。其中,包含了人民意愿与政治精英的判断力之间的妥协,北部自由州与南部蓄奴州之间的妥协(一个奴隶按五分之三个人口纳入蓄奴州选举人票分配考量),包含了人口大州与人口小州之间的妥协。其初始构想是,各州选举人独立于国会、行政机构和党派利益,以有效发挥反映民意的信息汇集判断能力、协商能力及对大众的说服力,从而降低公共决策成本、稳定政治秩序。作为预案,一州一票的众议院应急抉择,则是在各州选举人团不能合议出满足法定比例的总统人选时的危机解决方式。随着美国民主政治的不断发展和各州选举人产生方式的不断完善,选举人团制度日益成熟,但却因其自身对民主的背离与对现实政治利益的妥协饱受争议,存废之争不断。

  二、选举人团制度的利弊分析

  在美国200多年建国史上,有近千份关于修改或废除“选举人团”制度的提案出现在美国国会。这一制度的强大适应性吸纳了各种政治势力,体现出极大的实践性与灵活性,为维护美国民主政治稳定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其对政治现实的巨大妥协,使其严重偏离政治民主本质。

  (一)选举人团制度的积极作用

  1政治民主的可能。美国政治思想家乔万尼·萨托利在《民主新论》一书中指出,在界定民主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 (1)民主的理想不能界定民主的现实,反过来说,现实中的民主不是理想的民主,也不可能同它一样;(2)民主是从它的理想和现实的相互作用中,从应然的推动力和实然的抗拒力的相互作用中产生和形成的。美国选举人团制度解决了辽阔地域全民投票的地理困难、调和了各阶层各政党之间的利益,使美国实现了民主选举总统的可能。同时联邦政府与州政府间适当进行权力分配,实现其作为政治共同体的合法权力,使选举人团制度较好的体现了宪政民主制下“分权制衡原则”。

  2两党制的稳定。从两党制度形成的19世纪中期到现在,大多数时间里,一个执政党连续执政时间没有超出8年,这在一定程度上既有助于政治的稳定,不至于因众多政党争夺权力而出现政治和社会动荡,同时也使选民有了一定的选举权力,较为有效地阻止了独裁和专制政权对美国民主政治根基构成威胁。选举人团制度中“赢者通吃”避免了多个党派蜂拥而上分散民意,这实际上挤压了其他党派的生存空间,无法形成影响力较大的第三政党,使两党制相互轮替平稳运行,维护了美国民主政治的稳定。

  (二)选举人团制度的现实弊端

  1民主性的缺失。选举人团在制度设计上存在的固有缺陷,容易导致选举人票和选民票意愿的割裂。“赢者通吃”制度极易放大普选结果,使得总统候选人在普选上的微弱差距转变为选举人票数结果的巨大悬殊。例如,2010年总统选举中,奥巴马与罗姆尼民调结果相近,在选民票上奥巴马获65899660张(占5106%),罗姆尼获60932152张(占4721%)但在选举人票的结果则比较悬殊,奥巴马获332张选举人票,领先罗姆妮126张赢得大选。近代英国政治家密尔谈到民主时讲:“任何政治体系如果剥夺了个人,也就破坏了人类尊严的基础,威胁了社会的正义,剥夺了人类享受从他们活动中得出的最大量的有益后果的最佳环境。”美国采用直接与间接选举相结合的选举制度,实际上是对民主的一种“偷窃”。这种“间接环节”程序不够科学、代表性不够广泛。

  2公平性的缺失。最突出体现在选民选票价值不对等。据统计:1992年,人口仅241620的阿拉斯加获得了3张选举人票(选举人团制度中每州的选举人数量与该州在国会议员数量相等,即每州至少有三张选票),也就是1位选举人代表80540位选民。可纽约州的6321620位选民只有31张选举人票,那么1个选举人就代表191564位选民。可见选举人团制度下选票价值的不平等,差额或超额代表现象普遍存在。

  三、近年来关于选举人团制度的改革方案

  在本世纪初的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中,有60%的美国人主张废除选举人团制度。鉴于美国政治运行的巨大惯性,短时间内的废止选举人团制度的可能性不大,小幅度改革却是势在必行。近年来,美国政届和学界提出了许多改革方案,其中不乏充满建设性的可行方案。

  (一)比例代表制方案

  1比例代表制的内容及主要改革方式。比例代表制,是指按照各州选举人票依总统候选人在该州普选得票结果按比例分配,故每位候选人将分别获得与普选选票相同比例的选举人票。比例代表制主要改革“赢者通吃”制度,本质上并没有改变选举人团制度设计的思想,只是改革了总统选举的计票方式。

  2比例代表制的优劣分析。(1)比例代表制的优势。比例代表制对“赢者通吃”制度的改革主要解决了“少数票总统”的产生,使总统选举更加体现了民主原则,是“统计式民主”的标准体现。同时依然保持了各州在总统选举中的影响力和竞争性,总统候选人会重视每一个州的选票,避免出现某一个州被候选人放弃的情况。(2)比例代表制的缺陷。根据杜瓦杰定律,比例代表制最大的问题在于可能会产生多党制,从而动摇美国两党制的根基。比例代表制会使得第三党获得一定数量的选举人票,从而挑战大党的得票率,大党若不能获得绝对多数,则选举程序进入众议院投票阶段。当三位或三位以上的候选人一起争夺选举人票时,则第一轮往往难以产生绝对多数,若每次交由国会投票决定,那么更加背离民主的本质。“赢者通吃”的制度使得候选人放弃那些选举人票数少或普选情况不佳的州,而比例代表制会使得候选人为争取多数比例而放弃少数群体的利益。

  3比例代表制的实际改革可能性。从联邦角度来看,该项改革未从根本改变选举人团制度,不需要修改宪法;从州层面来讲,各州在总统选举中的影响力和竞争力依然保持,改革阻力较小。但比例代表制可能产生的多党制的情况,会动摇美国民主政治的根基和现有的政治格局,美国政府绝对不愿意牺牲两党的利益,打破现今稳定的政治格局,来找到一种总统选举的新方式,而这种方式不利于其发展并且这种改革的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

  (二)直接选举制

  1直接选举制的内容及主要改革方式。直接选举制即直接由全民直接选出总统及副总统。直接选举制主要改革了间接选举出现的弊端问题,使每一张选票均列入计算,使每位选民得到公平的对待,又能省去“间接”过程中的一系列问题。

  2直接选举制的优劣分析。(1)直接选举制的优势。直接选举制是民意的直接表达,它保证获得多数普选票的候选人赢得选举,是最直接、最朴素民主理念的一种体现;直接选举制最直接体现了西方民主制度中“一人一票、价值均等”的原则,可以促进选民政治参与的积极性。(2)直接选举制的弊端。直接选举制就其本身而言是最理想、最朴素的民主政治的参与方式,但它不仅受到规模难题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存在多数人暴政的危机,当前西方国家盛行的纯粹的直接民主内涵早已背离真正的民主本质;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它不仅由每位人民组成,也由各州组成;美国总统是一位复合式的总统,他即是各州每一位公民的总统,也是50个独立州的总统。因此总统的权威来源也应当是复合式的。选举人团制度恰恰是一种复合式的设计,而直接选举制则使得总统的权威来源变得单一化,这使得总统的代表性亦会减弱。

  3直接选举制的实际改革可能性。直接选举保受争议的还是候选人的胜利是采用绝对多数制还是相对多数制。有学者提出:“几乎任何直选制度都必须忽略绝大多数的原则,允许以相对多数票当选,否则就会导致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僵局。”直接选举制是对选举人团制度的根本否定,美国在此方面修宪的难度比较大,州政府层面上的作用也得以弱化,各方面阻力比较大。

  (三)选举人票数的重新分配

  1选举人票数重新分配内容及主要改革方式。修改选举人票的分配方法主要目的是使选举人数与实际人口数更接近并且使选举人结构上能够更好的体现民意。选举人票数的分配改革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现有选区的基础上,改变选举人票数的分配,这种改革意义不大。

  2选举人票数的重新分配——总统选区与国会选区划分的优劣分析。(1)总统选区与国会选区划分的优势。国会小选区的划分实际上分裂了铁票州,使铁票州的整体利益做一次分割,分割之后的小选区则不一定与该铁票州的利益相同,增加了铁票州的竞争性。候选人每赢得一个国会选区就能获得一个选举人票,这使候选人在每一个国会选区上都要尽力,除非他想放弃一张选举人票。而在“赢者通吃”制度中,候选人很可能会放弃选举人票数少的总统选区,因为这种选举人票数少的放弃对于候选人而言可能是争取更多选举人票数的基础;(2)总统选区与国会选区划分的弊端。国会选举中两党会因为各自的政治利益操纵选区的划分,利用选区内的政治倾向使自身利益最大化。同时在总统选举中两党也会为了使本党的候选人当选而不断干预、操纵国会选区的重新划分。另外这两种选举两党都为了各自利益改变选区的划分,终将也使国会选区划分混乱不堪。

  3总统选区与国会选区划分改革的实际可能性。选举区制改革方案亦不需要修改宪法,可以在州层面实施。虽然这一改革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州政府在总统选举中的影响力,推动州政府改革的动力不明显,但州政府可以将候选人对本州内部选区的竞争的划分转化成本州的影响力,来推动选举人团制度的改革,是可供实践的改革方案。

  在美国“两党”中,民主党倾向于废除选举人团。但在2016年各州选举人团合议之前,一部分民主党人却在策略上试图唤醒选举人独立审慎的协商精神。比如,有人组织了几百万人的请愿活动,希望共和党的州选举人团不要选择特朗普。希拉里胜出的科罗拉多等州的几位选举人组织了“汉密尔顿选举人团”,上诉联邦法院,挑战二十九州和华盛顿特区惩处背信选举人、维护党派绑定的立法的合宪性。联邦法院将其认定为阻碍行政权力和平交接的政治图谋而驳回上诉。即便是宣称选举人团确保了被建制派精英所遗忘的作为劳动者和乡镇人的美国人民胜利的特朗普,在预测2012年大选结果的推特中也曾表示,选举人团对美国民主是一场灾难。

  事实上,早在1969年,美国众议院曾通过了一项废除选举人团、由达到全国普选票数40%的候选人担任总统的宪法修正案议案,但遭到参议院否决。2001年以来,在学术研究的推动下,民主党占优势的十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已参加了全国普选票州际协定,约定将盟约州的选举人票授予普选票胜者,以绕过复杂而高门槛的宪法修正程序。该协定的推动者设想,在协定纳入半数以上州选举人票的条件下,提请国会依据宪法中的州际合作条款予以批准,但这势必遭遇共和党的抵制和宪法争议。而一些团体和学者主张的按照选民的候选人偏好排序的二分之一多数决(排序复选)确定选举人票归属的规则建议,则由于触及权力垄断秩序而被搁置。可以说,美国选举规则的改革,尚需要克服两党制政治垄断的阻碍才能前行。 (摘自《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杨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