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议会之窗

捷克议会众议院选举几大看点

2018/01/04 11:53   编辑:李华   来源:世界知识

  近年来,在国际金融危机、欧元区债务危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袭击和英国脱欧的连续冲击下,许多欧盟成员国民众生活水平下降、安全感缺失、对欧洲一体化的信心减弱。2017年是欧洲大选年,荷兰、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等欧盟老成员国相继举行了大选,反欧盟、反移民的极右翼政党力量明显上升,甚至进入主流政坛。在此背景下,欧盟新成员国捷克于10月20日-21日举行了1993年独立后第七次议会众议院选举。自2014年1月以捷克社会民主党为首的三党联合政府上台执政以来,捷克经济强劲复苏,如今经济增长率在欧盟名列前茅,是欧盟贫困人口最少、失业率最低的国家。而且,国家债务逐渐减少,居民平均收入不断提高,没有令人烦恼的难民问题,是世界上第六个最安全的国家。然而,依然有不少捷克民众对现实不满,对未来充满担忧,他们渴望社会发生变化。捷克众议院选举结果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欧盟社会整体发展趋势,也具有一定的特殊性。此次选举结果冲击和改变了捷克既有的政治生态,给捷克未来政治发展和与欧盟的关系带来不确定性。

  “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成为捷克政坛唯一大党

  共有31个政党和政治运动参加了选举,这一数量是1993年捷克独立以来历次选举最多的。有9个政党的得票率跨越5%门槛进入众议院,最大的赢家是2014年-2017年联合政府内第二大党——“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其得票率是2964%,在众议院200个席位中获得78席。该党的得票率领先第二大党公民民主党183%,如此大的差距在捷克历史上前所未有。“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党成立于2012年,领导人是斯洛伐克裔捷克第二大富翁安德烈·巴比什。根据2017年《福布斯》杂志的估计,巴比什的个人资产达到41亿美元,他控制的爱格富控股集团旗下公司有200多家,涉及化学、食品、农业、林业、木材加工、交通、能源和媒体等行业,分布在捷克、斯洛伐克、德国、匈牙利、瑞士、意大利和中国,雇员多达34万人。“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不是传统政党,至2015年4月它仅有党员2750人,缺乏意识形态基础和清晰的政党纲领,很难界定它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党,围绕具超凡魅力的领导人巴比什自上而下运作。巴比什宣称致力于清理政治、反对腐败,认为1989年政局剧变以来捷克社会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应归咎于传统政党,倡导像管理公司一样对国家进行有效的管理。不少媒体和政治学者认为巴比什与特朗普、贝卢斯科尼有相似之处,都是民粹主义政治家,通过新技术手段与民众直接沟通,拥有自己的商业帝国包括媒体。

  自2015年以来,“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民众支持率一直保持领先地位,长期在30%左右徘徊。随着众议院选举的临近,捷克执政党和反对党对巴比什和“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批评不断增多,并采取了一些削弱其政治影响力的措施。比如,2017年1月议会通过了针对巴比什的利益冲突法;在5月爆发的政府危机中,泽曼总统应索博特卡总理的要求解除了巴比什财政部长职务,原因是其财产来源不明、有偷漏税嫌疑和利用媒体作为政治斗争工具;9月,众议院投票通过了警方关于给予巴比什和“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第一副主席雅罗斯拉夫·法尔迪内克刑事起诉的请求,理由是这两人在担任爱格富集团领导人期间涉嫌以欺诈手段获取约200万欧元的欧盟补贴。在一系列打击下,“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支持率一度有所下降,在众议院选举前降至25%左右。对巴比什和“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态度和关系,成为此次选举中不少党派的中心议题。尽管传统政党不断警告选民,“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将推动国家朝着专制政体、脱离欧盟主流和执政党加强国家调控的方向发展,但相当一部分选民对巴比什表示信任,而且一些犹豫不决的选民在最后时刻投票支持了“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

  原因有以下三点。第一,传统政党腐败丑闻频发,没有能力解决社会存在的问题和推动国家进一步现代化。在最近四年中,捷克在公共管理、公共服务、教育、医疗卫生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质量有所下降,民众期望强大的领导人改变现状。第二,选民相信巴比什有能力而且有意愿促使国家变得更好,因此给予他机会展示治理国家的能力。巴比什在担任财政部长期间,捷克经济形势良好。第三,在选民眼中,“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既不是极端主义政党,也不是只会抗议而拿不出切实可行替代方案的政党。第四,一些选民认为,一系列针对巴比什的事件有着政治目的,旨在影响“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支持率,巴比什是无辜的受害者。

  左翼政党力量明显减弱

  在德国和奥地利议会大选中,左翼政党力量下降,捷克的众议院选举延续了这一发展趋势。社会民主党与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遭遇滑铁卢,均取得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选举成绩。在2006年,捷克社会民主党与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在众议院共占有100个议席,如今却只有30个议席。在过去20多年中,捷克社会民主党先后四次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与右翼的公民民主党轮流组阁,是捷克政治舞台上主要的政治力量。此次它的支持率只有727%,比四年前下降了132%,沦为众议院内第六大党。

  与捷克社会民主党相似,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主要维护社会弱势群体的利益,主张缩小贫富差距。其党员年龄平均为74岁,基本上在1989年政局剧变以前就已经入党,多数党员支持以某种形式回归共产主义制度,倾向于强大领导人。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是中东欧地区少有的未经过转型、名称中依然保留“共产主义”字样的政党,虽然每次众议院选举后都能获得一定数量的议席,但从未能进入联合政府。此次其支持率为776%,首次下滑至10%以下。

  在新形势下,不少原先支持捷克社会民主党与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的选民转而支持“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其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对左翼政党的许诺感到失望,感受不到生活水平明显改善,工资依然比较低;第二,面对全球化的压力和难民流动可能带来的安全威胁,他们感到担忧和焦虑,本能地选择能给他们带来安全保障和美好未来的领导人,而巴比什符合他们的期望——力量和威望;第三,巴比什说话直接、自然、不加任何修饰,显得平易近人、体恤民情。捷克社会民主党急剧衰退的原因还有两点:第一,多次打击执政联盟伙伴巴比什及其领导的“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其声誉严重受损;第二,党内领导层不团结,存在观点分歧。

  政党力量呈现碎片化态势

  在前6次选举中,通常有5个?7个政党进入众议院,而这次有9个政党。这9个政党的政治倾向不同,从极端右翼的自由和直接民主党到极端左翼的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分布在政治光谱的不同位置上,当然也有政党难以界定其在政治光谱上的位置。“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在众议院占据主导地位,没有可以制衡它的强大政党。虽然右翼政党势力有所加强,但它们处于分裂状态。捷克独立以来的政治舞台从未经历过力量如此分散的状况,从而给各党派进行关于权力分配和制定法律的磋商和谈判增添了难度,需要比往常更多的耐心和妥协。

  传统政党呈衰落趋势,抗议性政党力量增强。在9个进入众议院的政党中,有3个抗议性政党,它们是“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海盗党(主张公民自由、信息分享、有效利用技术和直接民主,支持率为1079%) 、自由和直接民主党倡导直接民主(持反欧盟、反移民立场和主张直接民主的极右翼政党,支持率为1064%) ,它们在众议院占有多数。传统政党中只有公民民主党的支持率有所上升,其他都呈下滑趋势。多数选民投票支持抗议性政党,远离传统政党,致使传统“左”与“右”的对决失去了意义。许多选民认为,目前的自由民主体制弊大于利。在享受了20多年的自由后,他们愈益关注平等和公正。在20世纪90年代,70%?80%的捷克民众支持自由民主体制,如今却降到50%以下。有捷克专家认为,与西欧人不同的是,捷克人倾向于根据自身的生活状态评价自由民主体制,而不是根据基本的民主价值观。

  那么,在捷克经济和安全形势看似相当好的情况下,为什么有如此多的民众不认同自由民主体制和传统政党?第一,经济统计数据仅代表全国的平均水平,不反映那些被排斥于社会主流之外的边缘群体的状况。不少人感觉自己没有享受到捷克经济成功带来的好处,他们家庭收入不高,工作条件艰苦,甚至背负沉重的债务,这些被社会遗忘的群体渴望改变现行体制。第二,成功的捷克人则觉得,他们值得拥有更多。与西欧人相比,他们的工资依然比较低,在生活水平方面始终难以赶上西欧发达国家。这部分人希望通过变化拥有更美好的生活。第三,欧洲一体化陷入困境、难民危机和一些欧盟国家出现恐怖主义袭击事件,使部分捷克人感到沮丧和忧虑。于是,欧盟以及与欧洲一体化相连的政治精英成为他们指责的对象。

  选举后捷克陷入政治僵局

  从选举结果看,“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以绝对优势取得选举胜利,它只需要一个或两个联盟伙伴就可以组建多数政府。泽曼总统给予巴比什大力支持,完全不介意他遭到刑事起诉。然而,选举后的形势表明,巴比什的组阁之路充满不确定性。

  巴比什不希望与自由和直接民主党、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联合组建政府。他倾向于与第二大党公民民主党建立执政联盟,两党在众议院占有103个议席,在政党纲领方面有一致之处,而且他认为公民民主党主席菲亚拉的人品不错。但巴比什的提议遭到菲亚拉的拒绝。除自由和直接民主党以外的其他6个政党的领导人也纷纷表示,不会与“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组建联合政府,主要原因是其领导人遭到刑事起诉。随着巴比什再次当选议员,众议院需要再次对他免于刑事起诉的豁免权进行表决,警察部门对他的起诉只是暂时中断,而不是终止。

  在难以找到联盟伙伴的情况下,巴比什有意组建少数派政府,由现政府内来自“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部长和无党派专家组成。巴比什的计划得到泽曼总统的支持,但除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以外,其他政党均表示反对。

  10月31日,泽曼总统正式授权巴比什组阁,并且表示,如果众议院对巴比什的少数派政府表示不信任,他将第二次任命巴比什为总理。按照捷克宪法,总统有权两次任命总理,第三次任命则需要根据众议院议长的提名。泽曼总统决定在11月20日召开新一届众议院成立会议,而新议长将很有可能是来自“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的伊日·翁德拉切克,这样巴比什将获得三次组阁机会。如果巴比什三次组阁失败,捷克将提前举行众议院选举。捷克独立以来,尚未出现过三次组阁失败的先例。宪法没有规定总统再次授权组阁的期限。如此,捷克将可能出现较长时间的政治不稳定。

  除了自由和直接民主党、捷克和摩拉维亚共产党以外,进入众议院的其他党派,既不愿意与“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联合执政,也不愿意巴比什组建少数派政府,更不希望提前举行大选。巴比什和泽曼总统也不愿意提前举行大选。在经过较长时间的观望、权衡、谈判和妥协后,最终可能会有政党与“不满意公民行动2011”联合执政,只是这个过程将会比较长。

  捷克众议院选举后,西欧一些媒体称在中欧出现了“非自由民主国家阵营”,捷克走上了与波兰和匈牙利相似的政治发展道路,从而对欧洲民主的稳定带来不利影响。其实,随着欧盟面临一系列内外危机和全球化压力加大,不仅在中欧维谢格拉德集团四国,而且在一些西欧发达国家,都有不少民众期望强有力的领导人来更好地管理国家财政、反对移民、消除腐败,倾向于威权主义治理模式。巴比什与欧尔班、卡钦斯基的一大不同点是,他缺乏意识形态基础,即便偏离民主制度,不是为了在中欧地区形成民族主义—保守主义岛屿,而是为了实现把国家改造为运作良好的企业。巴比什是实用主义者,会考虑到捷克在欧盟的形象,不会采取与欧盟激烈对抗的立场。

  (摘自《世界知识》作者姜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