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议会之窗

英国1832年议会改革背景探析

2018/07/11 17:04   编辑:李华   来源:

  1832年议会改革是19世纪英国议会选举制度改革的第一步,它是英国新兴工业资产阶级进行的争取同土地贵族重新分配政治统治权及扩大选举权的改良运动。尽管这场改革没有造成重大的体制改革,许多旧的不合理的情况依然存在,但它促进了英国社会发展,为欧洲各国工业资产阶级争取政治权利提供了经验。当然,这与当时英国的社会背景有关,正是在这种复杂社会环境的驱使下,英国才在欧洲率先吹响了议会改革的号角。

  一、复杂的政治环境与多元的政治思想

  光荣革命后的一百多年里,议会一直由贵族控制,因此国家政权亦掌握于贵族的手中。那时贵族控制议会的手段是所谓的“旧制度”,这是英国贵族寡头制度的基石。英国议会分为上下两院,上院由贵族组成,而贵族又由世袭产生,因而不存在选举问题。下院由市民、平民等组成,此由选举产生。然而100多年来,英国贵族在一整套选举制度的保障下,操纵下院,这使得贵族成为英国政权的实际掌控者。

  19世纪初,英国议会下院的议席分配仍沿用中世纪的方式。选区分为农村选区和城镇选区,被称为“选邑”。选邑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在爱德华一世时期确定的,其他的则为之后的历代国王相继确定。随着时代变迁与社会的发展,那些几百年前被确认的选邑,在当时或许很繁盛,但到了19世纪,大多已经衰败了。而后来发展起来的一些新兴城市,有很多没有选举资格。据统计,19世纪初,在英国49个大城镇中有21个不是选邑。这样,就造成了极不合理的现象。这样不合理的选邑分布,使选民人数尽可能少,这样就很容易被贵族所控制。“旧制度”的另一个缺点体现在选举资格上。1429年由亨利六世制定的农村选邑选举资格是年收入40先令的自由持有农。从财产资格上说,经过近400年的发展,40先令已经不算什么大款项了。但从身份资格上来说,这一要求就很高了。由于英国前两个世纪大规模的圈地运动,自由持有农的数量骤减。到19世纪初,农村选邑拥有选举资格的人仅有18万左右。这样,英国的选民比例就非常低,如若控制了这些选民,那就意味着控制了英国的政权。

  英国旧有的选举制度存在着上述的诸多不合理现象,这就是英国议会多年来一直被贵族所控制的原因。贵族掌握政权自然是实行有利于贵族的政策,其他各阶层的利益受到长期的损害。时间越长,积累的矛盾也就越多。当矛盾尖锐到不可调和时,改革就成为势所必然。

  在政党政治方面,进入19世纪后,托利党和辉格党都形成了严格的组织系统。由于两党阶级利益的接近、政治对立的明显缓和以及王权的再度削弱,英国政党政治迅速发展。两党在不断发展过程中,对于议会改革表现出明显不同的态度。

  19世纪初,托利党已独揽大权。托利党代表地方乡绅,是乡土利益的代言人,实行的一系列政策也只是有利于土地贵族。托利党不赞成在现有的政治制度中做任何的变动,他们努力维持旧有的制度模式,极力阻止改革的步伐。

  当然,英国在19世纪正处于经济和政治变革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政治思想也是多元化的。传统托利主义在政治方面主张推崇传统,极力维护现有政府体制、国教制和社会等级制度。自由托利主义是托利主义中居中偏左的思想。即使托利党以保守著称,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也不由得倡导和实践着自由主义。此外,还有激进托利主义。“他们在社会问题上比较激进,而在政治上比较保守,体恤下层民众的痛苦并为之呼吁,却又反对重大改革的人道主义者”。

  托利主义虽有多种类型,但其共有的特点还是反对改革。这正体现了托利党的保守性。1815年颁布的《谷物法》,使英国国内的粮价一直保持很高水平,这造成了人民生活水平下降,也损害了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它在一定程度上又间接阻碍了英国工业资产阶级向外出口产品。

  由于政府的这些措施,工人阶级受到经济剥削、政治压迫,他们掀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先后发生了“负毯者进军”“彼得卢惨案”。但托利党政府操纵议会,又通过了“六项法令”,继续在全国实行高压政策。而辉格党的领导人认为,如果他们表示赞同议会改革,并把它提上议程,那么在1832年进行下届议会改选的时候,他们就有更大的几率战胜托利党而掌握政权。

  总之,托利党的一系列政治思想和政策措施一步步激化了原有社会矛盾,托利党的政策压迫和辉格党支持改革的双重作用,都驱使英国走上议会改革道路。

  二、飞速的经济发展与落后的社会现状

  英国于18世纪70年代率先开始工业革命,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到19世纪,已经扩大到了英国接近一半的生产部门。特别是持续了20多年的拿破仑战争于1815年结束,更使英国可以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国内的经济发展上。此时英国经济发展迅速,各领域都有很大的进步,但落后的社会现状与经济发展速度相矛盾,这势必引起各阶层的反抗。

  首先是农业发展。一方面,进入19世纪,农业的改造发展到新阶段。粮食产量增长,大量荒地被开垦,农副产品和肉类产品销售量大增。拿破仑战争期间,粮价高涨,地主、农场主获得较大利益。但到1814年初,小麦价格大幅下降,由此前最高的每夸脱127先令跌至74先令,使农场主陷入危机,农业变得无利可图。另一方面,开展了3个世纪的圈地运动,在19世纪初期彻底完成。圈地运动使无数的农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土地而成为自由劳动者,英国的自耕农作为一个阶级也最终消失。1815年以后英国的农业完全纳入了资本主义轨道。生活质量下降,失去土地所有权成为英国下层民众发起反抗运动,是支持议会改革的重要原因。

  其次是工业发展。18世纪70年代开展的工业革命,在19世纪初已扩大到英国的各大生产部门。工业早已成为英国财富的主要来源。纺织业是实行机械化速度最快的行业。蒸汽机的发明与应用也导致一个新的工业部门——机器制造业的诞生。染布业方面出现新的漂白方法,使漂白速度加快,洁白度增高,英国纺织品质量上乘,很快攻占了世界市场。不仅轻工业发展迅速,重工业部门也飞速发展起来。英国的采煤业和炼铁业发展成为巨大产业,与此同时铁路出现,对金属和煤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这又进一步刺激了英国重工业的发展。这一时期,英国的各行各业都相继实行工厂化,资本主义势力得到了继续发展,英国也走到了世界的前列。在工业飞速发展下,工业资产阶级获得了较高的经济地位,然而他们没有尊贵的身份,也得不到相应的政治权利,他们无法使政府实行有利于他们的政策,这势必会导致他们的反抗斗争。

  最后是商业发展。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展,各大生产部门的产量大幅提高,英国的商品经济也比之前有了更大的发展。交通业的迅速发展使商品运输量和速度都得到提升,更促进了国内的商品流通。1688年,英国商业运输业的收入为560万英镑,到1831年已猛增到5900万英镑。但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矛盾,其表现形式之一是生产过剩危机。这种现象在19世纪初的英国开始出现了。1815年、1819年,英国先后出现了两次局部性的经济危机。1825年,经济危机已经发展为全面的周期性危机了。危机期间,许多生产部门遭到巨大打击。再加上1815年政府颁布的《谷物法》,将国内市场粮价抬高,使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恶化,同时又损害了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到了19世纪30年代,英国的经济显得有些糟糕,几次经济危机都对人民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们的生活水平变得更差,社会不满情绪也与日俱增。人们为了使政府能够采取有利于他们的经济政策,自然会要求改革议会选举制度。

  三、新生的社会阶层与激烈的社会斗争

  19世纪初的英国在政治上,托利党掌握政权,议会选举制度极不合理。随工业革命成长起来的新兴社会阶层不断发展壮大,但没有得到相应的政治权利。他们深受政治压迫必然要奋起反抗。

  其一是工业革命孕育出的工业资产阶级,他们以日益增多的财富昭著于世。其大多数人出身卑微,却有很强的能力。在现存的政治体制下,他们没有选举权。起初这些工厂主们在工业革命中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经营企业,获得利润,其他的事很少过问。他们拥护政府的自由放任政策,因为对他们发财很有利。当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在经济上实力雄厚而政治上毫无权利时,才投身于改革运动中去。1830年1月25日,银行家托马斯·阿特伍德发起成立伯明翰政治同盟,很快成为改革斗争中影响最大的资产阶级政治组织。

  其二是资产阶级另外一支政治力量,即商人、教师、律师医生、中小地主和其他自由职业者。他们在工业革命期间实力渐渐逊色于工业资产阶级,但他们数量庞大,在1832年的议会改革期间,依然是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正是他们最先开拓了群众性议会改革运动。这些中等阶级崇尚英国“自由”,厌恶腐败的政治体制,希望通过议会改革清除腐败政治。他们中的一些中坚分子坚守阵地,组织了一些激进团体,例如“威斯敏斯特委员会”“汉谱登俱乐部”等。

  其三是英国的手工工人,由于工业革命下工厂制的发展被淘汰了。在被淘汰的过程中,他们的命运是非常悲惨的。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手织工了。工业革命首先从纺织业开始,使大量手织工人失业。其他的生产部门也逐渐机械化,大批手工工人失业。这时的他们便希望恢复国家立法,通过立法来调节工资和物价,保证他们的生活。不过,要想做到这些,在议会里他们必须有自己的代表。这样,他们大部分就加入到了议会改革运动的队伍中。

  其四是工业革命孕育出的另一个新阶级——工人阶级,他们以日益增多的人数引人注目。这里所说的工人阶级实际上指的是工厂工人。他们与手工工人不同,是工业革命中产生的新阶级,在工厂中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又要遵守严格的纪律,深受工厂主的压迫。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他们的平均寿命很短。因此,他们是与工业资本家直接对抗的阶层,并不像手工工人那样迫切地希望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问题。他们的主要斗争方式就是工会运动。最初的工会并不愿卷入政治活动,到19世纪20年代末,才越来越具有政治倾向。1824年政府废除《反结社法》后,工会运动的队伍又迅速壮大,组织了多次反抗斗争。

  其五是农民阶级。当城市的工人运动高涨之时,农村也发生了农民运动。因圈地运动而丧失土地的农民、农业工人、农村手工业者都团结起来,再加上因农业生产危机而破产的小农场主,掀起了农村地区的骚动。骚动最先发生于肯特郡,然后迅速蔓延到南方各郡。他们捣毁机器,烧毁地主的粮仓和庄园。农民还向各地发信件,申诉他们的痛苦,表示他们的斗争决心,信的末尾署名为“斯温上尉”,所以这个运动又被称为“斯温运动”。

  19世纪初的英国,方方面面都酝酿着议会改革的发生。政治方面,英国旧有的选举制度极不合理。拥有大量财富的工业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得不到相应的权利;占全国人口大多数的下层民众也得不到政治权利。已经衰败的城镇依然有不少的选举名额,而新兴的大城市甚至没有被分配议席。势力强大的贵族,是英国政治的实际掌握者。经济方面,工业革命进入高潮,但政府实行的政策又不利于工农业的生产和销售,为保障自身的利益,随工业革命成长起来的工业资产阶级必然要发起反抗斗争。社会方面,工人阶级在为国家创造财富的同时,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他们深受政治和经济双重迫害,不得不为保障生存而起来斗争。终于,国内三大阶级和各种力量的斗争,促使英国于1832年进行了议会改革。虽然这场改革的幅度不大,没有取得预期的结果,但它使英国至此走上了坚定的改革之路。这便是它最伟大的意义。(摘自《学理论》作者任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