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议会之窗

摩尔多瓦民主转型的困境与反思

2018/08/29 10:41   编辑:李华   来源:

  摩尔多瓦是位于东南欧的一个内陆国家,北、东、南三面与乌克兰接壤,西部与罗马尼亚相连,位居亚欧通道,是一个人口不到400万,国土面积只有338万平方公里的国家。摩尔多瓦作为“一带一路”框架下连接独联体与欧洲通道重要节点上的国家,其政治制度及其稳定性对深化中摩双边合作的影响重大,而近年来摩尔多瓦国内街头政治抗议现象呈现持续化态势,在此背景下对摩尔多瓦独立以来民主政治转型发展的问题及原因进行探寻,是十分必要的。

  一、摩尔多瓦独立以来基本情况

  历史上的摩尔多瓦曾遭受沙皇俄国、奥斯曼帝国和罗马尼亚的统治,国土、民族被人为分割建构。1940年摩尔多瓦被并入苏联,成为其一个加盟共和国。1990年6月23日摩尔多瓦最高议会发表主权国家宣言,1991年5月将国名改名为摩尔多瓦共和国,同年8月27日摩尔多瓦共和国脱离苏维埃联盟,正式宣布独立。独立后,摩尔多瓦政治和经济体制开始全面转轨。政治上,引入西方国家议会民主制度,即三权分立、多党竞争、民主选举;经济上,实行全面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

  二、摩尔多瓦民主转型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与困境

  (一)权力结构不稳定,政府执政能力弱。1994年的宪法虽然确定独立后摩尔多瓦的政体为半总统、半议会制,但从实际运行情况来看,摩尔多瓦国家权力始终在总统和议会之间来回摇摆,其政体缺乏稳定性和强有力的政治权威。2000年的宪法修正案削弱了总统的权力,将更多权力转移至议会,但由于议会内政党力量的均势与分化,导致议会内部权力的分散乃至对峙,以至于出现组阁困境和议会不能推选出总统的境况。2016年12月,摩新当选的社会党人党伊戈尔·多东就任总统以来,由于他多次否决政府政策建议已经3次被议会和宪法法院认定为总统拒绝履行其宪法义务,继而被暂时中止职权,而最近一次的类似情况发生在2018年1月。可以看出,摩尔多瓦民主转型和民主制度构建过程中的突出问题就是权力结构的冲突与不稳定,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议会内部权力的对立,且难以调和。另一方面是“三权”之间的对立冲突、相互倾轧。

  (二)政党分化对立,利益诉求难以整合。1994年的摩宪法规定,摩尔多瓦议会选举采用大选区比例代表制的选举办法,由此导致摩尔多瓦这个不到400万人口的国家,近年来涌现出大大小小诸多政党,至少有26个政党参加了选举,进入议会的政党就多达5个左右。2014年的议会选举就有共产党人党、社会党人党、民主党、自由党和自由民主党5个政党进入议会并参与组阁,从历届摩议会选举看,出入议会的政党和议席数变动较大。从议席分布情况来看,议会内各政党的力量又相对比较均衡,尤其是2009年7月以后的议会选举,没有一个政党能占据议会半数以上席位,议会成为党派利益博弈的“游乐场”。2014年11月选举产生的议会议席的分布来看,议会中难以形成稳定多党联盟或强势政党,无论是“向西”还是“向东”,摩尔多瓦自身的利益都会不同程度地受损。因此,政党多元分化与利益的难以整合成为摩政治转型以来影响其政治稳定性的一大难题。

  (三)政治体系的吸纳整合能力弱,街头政治持续活跃。摩尔多瓦独立后在其民主政治转型发展过程中,政权组织形式和政党制度的不稳定,使其出现了亨廷顿认为的政治制度化水平低,政治体系的吸纳和整合能力弱的情况。在摩尔多瓦,不仅其议会内各政党相互对立难以达成共识,而且也不能有效地将体系外不同利益群体和民众的利益诉求有效吸纳并进行整合,这造成民众对政府执政和决策的不满情绪不断上涨,致使民众的反政府示威游行时有发生,特别是2015年下半年由尊严与真相组织领导的抗议活动要求彻查“银行骗贷案”的涉案官员,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并直接导致瓦列留·斯特雷勒茨政府在当年10月下台。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又由于许多摩海外公民未能参加投票引发民众抗议,人们强烈质疑选举结果的合法性。2017年非政府组织又领导抗议活动,反对议会通过的选举法改革法案,要求保障少数族群权益。就目前摩尔多瓦政治制度运行情况来看,其政治权力的三权之间相互倾轧,未能形成有效分权制衡机制和权力结构模式;议会内部政党多元力量均衡,难以形成有效的组阁和执政所需的多数议席。同时,政治体系与体系外社会利益团体和公民之间沟通渠道也不够畅通,这极易引发矛盾、抗议甚至冲突。除了上述问题外,影响摩尔多瓦政治稳定性的还有民族矛盾。

  三、摩尔多瓦民主转型遭遇困境的原因

  (一)经济增长缓慢,贫富差距显著。摩尔多瓦独立后经济进行了艰难的私有化、市场化转轨,但经济增长成效并不显著。2016年,摩尔多瓦国内生产总值达675亿美元,人均GDP为1910美元,在全球190个国家中排名145位;2017年摩GDP总额达795亿美元,人均GDP为2240美元,被世界银行列入中低收入国家行列。长期以来,摩尔多瓦经济结构单一,农业占GDP的50%左右;工业主要以食品加工、重工业和轻工业为主,且工业化程度低、基础薄弱,工业技术相对落后,原料、能源和技术对外部依赖性较大;与此同时,在私有化和市场化发展过程中,整个社会贫富差距扩大,摩尔多瓦街头抗议活动主要起因就是贫困化,财富越来越向少数寡头集团集中,寡头控制着国家政治经济命脉的现象十分严重,使得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不断增加。

  (二)社会多元分化现象加剧。摩尔多瓦独立后,社会呈现多元分化现象,且这一现象日趋显著。一是以经济发展不平衡形成的贫富分化为基础的阶层分化,突出表现为大亨和寡头与社会中下阶层的利益诉求的对立与分化。二是向“东”还是向“西”造成的地缘利益及价值诉求的分化。摩尔多瓦处于俄罗斯和西方国家的“夹缝”中,与俄罗斯有着割不断的传统经济联系。三是摩尔多瓦与罗马尼亚特殊关系造成的民族认同问题日益激化。1994年摩尔多瓦独立后,官方明确规定摩尔多瓦语是其官方语言,但摩尔多瓦人与罗马尼亚人属同宗同文,摩尔多瓦语与罗马尼亚语都属同一语系,语言文字相似度极高,因而罗马尼亚元素对摩影响较大。

  (三)政党数量众多,政治分化严重。自摩尔多瓦独立至今,在其民主转型过程中,涌现出数量众多的政党,政党和社会团体的利益诉求对立更加难以调和。一是议会内各政党的政策主张及所代表的利益群体的差异性较大。共产党人党的追求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主张在坚持创新马列主义学说的基础上结合摩尔多瓦的实际情况发展自己;左翼政党的社会党人党则主张把摩尔多瓦建设成为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保护体力劳动者、个体业者以及弱势群体的利益,保护私有财产;中右翼的民主党以欧洲民主为目标,主张消除贫困与失业,支持本地生产者和中小企业,促进出口,打击腐败并和平解决“德左”问题与回归欧洲等等。二是存在大量的社会组织。当前在摩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组织是2015年2月成立的公民组织尊严与真相,自成立以来组织了“反对政府提高天然气和电力价格”、“要求彻查巨额银行骗贷案”、“反对政府腐败”、“反对寡头精英政治”、“反对议会通过的混合选举改革方案”等一系列反政府的街头游行和抗议活动,其政策主张和表现形式带有明显的民粹主义倾向。三是影响摩尔多瓦的政治力量背后有外国代理人集团。较有代表性是美国人乔治组织的目标是促进摩尔多瓦的开放、自由、民主与人权,其运作模式是向能满足其援助目标条件的项目提供带有政治附加条款的资金援助,并培植西方代理人。摩尔多瓦在民主化转型过程中,社会经济贫富差距的扩大和阶层与利益诉求的分化,导致其政党利益团体多样化,以及整个国家呈现多元分化的格局,而选民的高度政治分裂与离心型民主政体的结合倾向于导致民主政体的崩溃。

  四、对摩尔多瓦民主转型困境的反思

  (一)西方竞争选举民主模式不具有普遍适用性。以三权分立、政党竞争和选举民主为核心的西方自由民主模式,是在西方国家特定社会、经济、政治和历史文化条件下确立发展而来的,要受平等的社会结构、共同的国家认同、共享的信念等社会同质性条件制约,并不具有普遍适用性。摩尔多瓦民主转型的困境就在于在这些条件不具备甚至缺乏的情况下,照抄、照搬西方民主模式,结果不仅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分化与不平等,降低了民族和国家的认同度,而且还造成政局不稳定和社会动荡。

  (二)民主模式是多样化的。西方的竞争选举民主模式并不是民主的唯一模式。美国学者阿伦·利普哈特就在其《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中,通过两个维度和10个基本变量对36个国家的民主类型及其政府效能进行分析和比较,从民主的品质与有效性角度得出共识:共识民主模式比多数民主模式更具优越性,对西方国家传统价值观中把民主单纯地等同于多数表决的观点提出了修正。因此,不应将民主模式统一化和单一化,一个国家究竟选择什么样的民主模式应同其自身的国情和制度相结合。

  (三)不能将民主的程序与形式等同于民主的内容。西方理论界提出竞争选举民主理论后,大部分学者放弃了对民主价值的分析论证,将民主视为是竞争性选举政治领导人的制度安排,将选举视作是民主的核心本质和衡量,一个国家是否是民主国家的重要标准。但是,只用竞争性选举来界定民主只是关注了民主的程序与形式,尽管民主程序与形式的完善是健全民主制度和推进民主化发展重要的、不可逾越的一环,但选举本身更多涉及的是公共权力的产生方式及其合法性,将民主界定为选举的制度安排是对民主的简单化和形式化。

  一种好的民主模式不仅要保证公民能够行使自己的选举权利,而且还要保障公民其他权利的实现以及对民众诉求的回应,这要更多地取决于政府执政与治理能力的强弱。因此,对民主的关注或借鉴不应仅仅停留在民主形式的层面,而应更多地深入到民主模式与国家治理相统一的层面。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就强调:“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模式,政治制度不能脱离特定社会政治条件和历史文化传统来抽象评判,不能定于一尊,不能生搬硬套外国政治制度模式。要长期坚持、不断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巩固和发展生动活泼、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摘自《国际研究参考》作者叶国卉应霄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