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他山之石

为“中国的明天”提供浙江人大样本 关于人大代表票决民生实事项目的调查与思考

2018/10/25 15:38   编辑:李华   来源:法制日报

  84岁的潘根生,算“年轻人”。

  说潘根生“年轻”,是他住的浙大华家池34幢楼里,基本是80多岁的退休教授,还有比他大十几岁的。

  尽管“年轻”,潘根生上下楼,也得一步一挪。从一楼,到五楼,要迈67级台阶。

  老教授们多次向学校打报告,请求加装电梯。盼了多年,未能解决。

  今年2月,在杭州市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加梯工作经人大代表差额票决后,列入民生实事项目,有了法定效力。在杭州六城区,包括潘教授住的楼,有300多个项目,叮叮当当开工了。

  到今年6月底,这种代表票决民生实事项目的做法,已在浙江省实现市、县、乡三级全覆盖。

  什么是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又为何在全省推开?10月10日至14日,《法制日报》记者辗转杭州、湖州、宁波三地,试图找寻答案。

  (一)了解票决制,必须到宁海去

  车子驶入一个村庄,停在青山脚下。路边,种满了菊花,浓绿的叶子,刚吸饱水。这里是宁波市宁海县力洋镇海头村。宁海县人大代表庄允肖,是海头村书记。古铜色的脸,有些消瘦,谈起海头村,声音高八度。

  今年2月,在宁海县人代会上,由251名代表投票表决,确立了2018年11项民生实事项目,美丽乡村创建工程纳入其中,海头示范村创建是其中子项目。

  “投了票,不是就完事了。”庄允肖说,代表们分成小组,对项目跟踪监督。

  每年10月底,海头村都要举办菊花节,人气爆棚。“村里的旅游厕所,原定建在海头东,这样不方便游客。”庄允肖在“宁海票决APP”上,动了动手指头,发出“迁至菊花基地”的建议。没过几天,项目负责单位来了,现场查看后,修改了选址。

  这是宁海人大代表票决民生实事项目的2.0版本。说起1.0版本,还要回到10年前。

  长期以来,乡镇一年开一次人代会,议程少,闭会期间代表活动也不多。2008年,为了充实乡镇人大代表活动内容,宁海在力洋、大佳何两个镇,探索试行民生实事项目人大代表票决制。

  力洋镇是宁海交通重镇,老客运站面积小,班次少,百姓出行困难。镇政府想扩建,因补偿标准,和几户居民一直谈不拢,一拖就是好几年。

  2009年1月,力洋镇人代会上,增加了“代表票决”环节。老客运站扩建,以最多票数入选十大民生实事。

  当时,全镇近70名人大代表,分头主动做村民工作。

  有说“软话”的:“我们都是大家选的,办不成,咱可是自己打脸啊!”

  有出“硬招”的:“我们是代表老百姓选的项目,搞砸了,你让我这个代表以后怎么当!”

  别说,真管用。客运站扩建,无障碍完成。

  宁海尝到了甜头,2009年,把票决制推广到所有乡镇。2013年,提升到县级层面。

  10年探索实践,最大收获是什么?

  宁海县委书记杨勇,心里早有了答案:“我们通过不断完善,形成了党委决策、人大决定、政府执行、群众参与的工作机制。群众关心的‘小事’,嵌入代表票决后,成为体现人民民主的‘大事’,构建了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基层实践平台。”

  (二)我们最关心:民生实事项目,如何体现民意

  10月12日上午,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龙山人大代表联络站里,代表正在接待选民。

  “家里操办红白喜事,厨师没资质,吃的菜没保障。”

  “民宿审批能不能就从‘一个窗口’出?”

  “村里的残疾人,很多没有自理能力,应该建个护理所。”

  ……

  6位妙西镇选民代表,你一言,我一语,抛出身边“要紧事”。

  6位人大代表,脖子上挂着统一证件,听听写写。

  对明年民生项目的建议,选民们聊得透,代表们记得细。

  线索有了,市县乡人大再对照事权,梳理汇总,形成清单,在11月第一个工作日,分类移交各级政府研究处理。

  去年,在湖州,代表进联络站活动搞了313次,征集到民生项目线索2305条。今年,在湖州市人代会票决时,确定候选项目12项,代表选10项,差额2项。入选项目必须过代表半数,从高到低确定。

  过去,民生项目由政府部门自己定、自己办,容易让群众不理解、不领情。现在,群众提、代表决、政府办,政府决策与群众需求精准对接。

  说白了,群众想什么,政府就干什么。钱怎么花、花在哪最紧要,由群众说了算。

  如果说,票决前的征集环节,让政府更懂百姓的忧,那么,票决后的监督环节,则是让政府把好事、实事进行到底。

  在宁波鄞州区,因为218个视频监控,人大“较起了真”。

  今年初,鄞州区人代会票决的“雪亮工程”项目,按照年度任务,应新建改建视频监控4841个。今年8月,区人大常委会在实地视察中发现,视频监控被调减了218个。

  “我们及时出具了视察意见,交区政府抓紧整改落实。”鄞州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杨慧芳说,民生实事项目一经票决,就产生了法定效力,区人大常委会即启动“1+1+N”动态监督。

  “1+1+N”,具体说,就是每个项目由1名区人大常委会领导带队、1个区人大常委会相关工委对口联系、若干个镇(街道)代表小组参与,对每个项目进行全年无休式动态监督。

  以往,人大监督民生项目,多为事后监督,一些形象工程劳民伤财,就算发现,为时晚矣。如今,有人全程“盯”着,政府哪敢轻慢,不但从根本上避免“半拉子工程”,还给项目按下快进键。

  鄞州区姜山镇,有个狮山公园,四季都能闻到花香。这里原是一座荒山,住了几户收垃圾的“破烂王”,周边泛着恶臭味儿,路过都得憋口气。2014年初,姜山镇借鉴宁海经验,启动票决制,狮山改建成为当年民生实事项目之一。不到8个月,工程竣工,荒山变花田。

  工程完工,还不算划上句号。项目搞得好不好,到年底,必须接受全体人大代表、部分选民成效测评。测评结果在人代会上公布。

  “项目确定由民作主,项目推进由民监督,项目成果由民共享。”对于票决制,鄞州区委常委、姜山镇党委书记沃勇特有着切身体会:民主票决不是“为决而决”,也不是“随意而决”,更不是“一决了之”,而是在最大民意公约数的支撑下,决出共识,决出活力,决出发展。

  (三)一项制度好不好,要看人民拥护不拥护

  杭州,大唐苑社区。99岁的沈奶奶,从四楼走下来了。她被家人搀着,紧倒小碎步。对于自己住的旧楼马上加装电梯,沈奶奶摆开家人搀扶的手,指着搭好的架子说:“电梯已经开工了,过俩月就有了。”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是今年杭州民生实事票决项目之一。

  宁波鄞州区姜山镇,丰苑侯府小区。26岁的陈迪,望着一栋栋小高层,脸上荡着笑:“有盼头了。”这里的280套新房,计划年底抽签分配,陈迪虽不知分到哪套,但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烫热。大龄青年安置房项目,是今年姜山镇民生实事票决项目之一。

  宁海县力洋镇,海头村花木公园。满目苍翠,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宋建勋忍不住举起手机,咔嚓、咔嚓。随后,他发了条朋友圈,4张照片,配了一段话:“宁海力洋镇,民生实事项目代表票决制的发源地之一,十年里我四度来到这里,带着同事和新闻媒体来这里调研、总结、宣传、推广当地的做法和经验。看到历年来一个个实事项目的完成和投入使用,看到当地百姓说起这些项目时流露出由衷的获得感,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是的,正是在百姓这样的感受中,正是在基层反复实践的检验中,浙江,才有了复制推广的信心和底气。

  截至今年6月底,浙江全省11个设区市、89个县(市、区)、907个乡镇均在人代会上实施票决制,共提交候选项目8815个,实际票决通过项目7024个,累计投资额3449亿元。

  票决制,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的同时,也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规范了基层治理主体间的关系,使党委、人大、政府的角色定位更加明晰。

  对党委而言,票决制找准了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三者有机统一的结合点,为推进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提供制度支撑。

  对人大而言,票决制丰富了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内容和形式,强化了人大依法监督、精准监督、有效监督的权威性,把社会关切的重大民生事项,纳入法治轨道,更好服务党委政府中心工作的落实。

  对政府而言,票决制深化了公共预算改革,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由于票决项目具有广泛民意基础,项目实施更为顺利高效。

  票决制巧妙地将民生实事项目的诸多环节,引入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轨道上来,充分发挥人民代表大会这一民主主渠道作用,以看得见、摸得着、可参与的方式,诠释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真谛。

  当然,在票决制实施过程中,仍存在困难。随着城市化进程推进,乡镇改为街道比例不断提高,如何在街道层面推行票决制,弥补街道没有人民代表大会的缺陷,浙江还在探索。

  实践发展永无止境,制度完善永无止境。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只要这条路是对的,任何东西都不应该妨碍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嗯,会走下去,会走得更远、更长久……(法制日报王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