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学习交流 >> 卧龙走笔

卧龙走笔(1)朱虹:赣水遐思

2020/05/15 10:03   编辑:邵新羚   来源: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宣传处

        【开栏的话】

        初夏时节,满目葱茏,万物竞秀。我们新开设的“卧龙走笔”专栏今日与读者朋友正式见面了,计划每周将推出2-3篇文章“相逢于微信,相忘于江湖”。

        这是一次新的相聚。全省各级人大工作者和人大代表为做好新时代地方人大工作倾情奉献,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专栏,既能呈现全省各级人大工作者和人大代表更为丰富、立体的别样风采,又能谛听平凡人生的细水微澜,体会文字与时代、工作、生活相互碰撞的美好与活力。期待您的参与和关注!

        第1期刊登朱虹的文章——《赣水遐思》。

        近日,思考文章之道,来到赣江边。春夏之交的赣江,水量充沛,波澜壮阔。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的南昌,人们对疫情的恐惧渐渐散去,境外疫情爆发增长态势仍在持续,形势依然不太乐观。但无论如何,赣水依旧缓缓向北,一艘艘过往的货船接连驶过,让人不禁思绪万千。


        智者乐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面对泗水,先圣是如此感叹。泗水一河,在山东并不算一条大河,比起黄河、汶河、大清河都要小很多。即使是两千多年前的鲁国,我相信泗水河也并不是壮阔欢腾的一条河。可就是这样一条不大的河,因为孔子的一句话而扬名天下,成为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朱熹的一首诗让她更加出彩,“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文化总是能给人以力量。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泗水河早已不如春秋时期那么清澈,可是她的名声却越来越响彻天际。


        在泗水河边感慨之余,孔夫子恐怕没有想到因长得丑,自己并不喜欢的弟子澹台灭明,却南下数千里,在赣水之畔传道讲学,将儒家学说在长江以南发扬光大。孔子后悔不已,总结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泗水之失,却是赣水之得。远离中原的江西,由此逐渐发展成为“文明地区”,不再被叫作“南蛮之地”。为纪念澹台灭明,钟陵县易名为进贤县。南昌旧城还有一座进贤门,也是因纪念澹台灭明而得名的。

 

        文化因赣水而兴,城镇也因赣水而起。西汉开国大将灌婴,于赣水之畔选战略要地筑城,取“昌大南方”之意,定名南昌,始有南昌城。西汉遂以南昌为郡治,历史性地设置了一个豫章郡,下辖18个县,大部分都在赣江流域。为防御南越王赵佗,南昌筑城之后,灌婴又在赣江上游、大余岭北侧设置了赣州城。

        城市的发展和赣江交通的便利,使得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来到江西。他们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工具、生产资料和中原地区先进的文明成果,极大地促进了江西经济社会的发展,也给江西带来了跨越时空的智慧财富,使得江西成为中华民族辉煌文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豫章设郡不久,仅仅当了27天皇帝的汉废帝刘贺,带着被废后的郁闷和悲愤,沿鄱湖、赣江南下江西。他在赣水之畔留下一座海昏国,而自己却每天在赣江边感慨上天的不公和人生的大喜大悲,由此留下一个“慨口”。南下江西对刘贺而言虽是个悲剧,但他把中原地区的先进科技和文明成果带入江西,到今天依然熠熠生辉、造福后人。

 

        物换星移,春秋战国时期,包括泗水流域在内的中原地区是中华民族的文化高地。而南北朝之后,江南逐渐崛起,人口暴增,物产日丰。宋明时期,江西的人口数量和经济贡献都达到了全国的十分之一,江右商帮通过以赣江为主的交通脉络将瓷器、茶叶、纸张、药材等“江西品牌”产品销往全国乃至世界,以赣江流域为代表的南方地区成为中华文化高地。

        东晋时期,王羲之南渡,先后任临川太守、江州刺史,他为解民疾苦,练笔洗墨池,将一池清水染成墨黑。唐代,另一书法家颜真卿也紧随书圣步伐,来到江西先后任吉州司马、抚州刺史,写下《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被历代书法家誉为“天下第一楷书”。

 

        初唐,从山东南下江西的滕王李元婴,按捺不住自己大兴土木的冲动,在赣水之畔建滕王阁以宴宾客,成为今天南昌最重要的文化符号。王勃沿赣水南下,去交趾看望父亲,在滕王阁参加了阎都督举办的盛筵,一首《滕王阁序》成为千古绝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等名句千古流传。

 

        唐中期,禅宗六祖惠能为了躲避教内纷争,带着五祖传下的衣钵,连夜从黄梅横渡长江,沿赣江南下,在岭南将禅宗发扬光大。他的徒孙马祖,则沿着赣江北上,广建丛林,解决了佛教禅宗发展的硬件问题。

        南宋淳熙三年,一代词人辛弃疾任江西提点刑狱,途经赣江边的造口时,面对着波澜起伏的赣江,内心激动不已,写下了“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的名句。赣水北流,是否正应对了辛弃疾一生北望、收复中原的满腔热血?他能沙场点兵,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是著名的军事天才,但他又报国无门,只好听曲弄词,一代武将变成了词中之龙。

        元末明初,朱元璋在鄱阳湖大败陈友谅,取得了建立明朝的决定性胜利。他的第十七子朱权,自幼聪明好学,被封为宁王。靖难之役时,朱棣逼朱权一同造反,并许诺事成之后平分天下。可夺取政权后的朱棣不再认账,只是封朱权于赣江边的南昌。朱权深感前途无望,便韬光养晦,整日研究道学、茶道、音乐。他善古琴,编有古琴曲集《神奇秘谱》《太和正音谱》,对中国戏曲贡献重大。他还将饮茶经验和体会写成《茶谱》,将饮茶“崇新改易”,直接用沸水冲泡散茶,由此改变了中国人的饮茶方式,使茶叶进入了千千万万的百姓之家。

 

        朱权受了委屈,他之后的第四代宁王朱宸濠却立志为先祖报仇,欲夺大明江山。明正德十四年,朱宸濠在南昌起兵,沿赣江北上,略九江、破南康军,出江西,攻安庆,欲取南京。此时,南昌女婿王阳明刚刚在赣南平叛了山贼,听闻消息后他马上举兵勤王,会齐各地军兵,在赣水下游的南昌和朱宸濠展开决战,朱宸濠大败被俘。王阳明巡抚南赣汀漳,在其任上,平山贼、办书院、建城池、教化百姓,对赣南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赣水流域成为王阳明立德、立功、立言的不朽之地,成为他“文治武功”的实践之地,也成为阳明心学的定型成熟之地。

 

        江西文化的繁荣,与赣江水道带来的外来精英有着重要关系。众多的达官显要和文化名流频繁地进出江西,江西以更快速度在更大的范围内与全国交流,江西文化迎来一个又一个发展高峰。

        另一方面,赣江水道的开通,进一步触发了赣江流域的地气、人气和文气,一大批学识渊博、才华横溢的江西才子,沿着赣江、鄱湖走出江西,他们海纳百川、兼容并蓄,在不同的文化层面上、不同的历史进程中,彰显出知识的光辉,为华夏文明的进程作出了无与伦比的巨大贡献。

        庐陵文化和临川文化是江西文化的两个典型代表。庐陵人欧阳修是宋代文学史上最早开创一代文风的文坛领袖,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和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苏辙及同是江西人的曾巩、王安石皆出其门下,堪称千古伯乐。

        临川人王安石,天资聪颖,过目不忘,下笔成文。中年时,他立志于富国强兵,两度任相,发扬“三不足”斗争精神,大力推行新政,写下“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的诗句,在北宋王朝掀起了一场影响巨大的变法运动,被称为“中国11世纪的改革家”。

 

        江西盛产茶叶。作为“苏门四学士”之首,修水的黄庭坚,经常把老家精制的“双井绿”茶献与京师的老师们,一时让欧阳修、苏东坡、司马光等文豪大家高兴不已。他的诗风生新瘦硬,力摈轻俗之习,刷新了宋诗面貌,开创了江西诗派。他的书法兼擅行草,楷书自成一家,传世书法《砥柱铭》以4.368亿元的成交价,创造了书法拍卖价格之最。

        南宋淳熙六年,婺源人朱熹知南康军时,在赣水鄱湖之滨寻访白鹿洞及陶渊明、周敦颐等前贤遗迹,重建白鹿洞书院,还制定了《白鹿洞书院揭示》,成为天下书院之准绳。他一生致力于儒家经典的注释与阐发,确立了中国古代最庞大、最完整的理学体系,成为南宋以后中国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被世人尊称为“朱子”。

 

        抚州金溪县的陆九渊,得孟子之学,在程朱理学之外,创立了儒教“心学”,成为“陆王心学”的开山鼻祖。朱熹、陆九渊在鹅湖书院相会,双方就各自的哲学观点展开激烈的辩论,历时三天,成为中国思想史上著名的“鹅湖之会”,成为中国大学以辩论推动学术发展的“千年第一辩”。

        赣水出文章,同样有节义。节义,其精神实质是刚正不阿,忠诚正义,舍身报国。都昌人江万里,在赣江中白鹭洲创办庐陵白鹭洲书院,延续千年。在国破家亡之际,他毅然率全家17口人投止水池殉国,满门忠义。

        南宋末年,政权摇摇欲坠,文臣武将纷纷弃官逃命,庐陵人文天祥却挺身而出。他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展现了江西文人的正气与忠义。

        江西人在官场中似乎总是不乏耿直之士。解缙是一位智慧天才。他主持纂修的《永乐大典》,为传承中华文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他却因为为人耿直,针砭弊政,弹劾奸佞小人,导致遭人构陷、冻死雪地。

 

        汤显祖是一位文艺大家。他不惧权势,抨击当朝政治腐败、上下怠荒渎职,锋芒直指皇帝本人,结果被流放外地。终其一生,实职只做到七品芝麻官。然而,他创作的《牡丹亭》却成为中国戏曲史上的巅峰之作。

 

        从地图上看赣江,一路笔直北上,近乎直线,像极了江西人的耿直和气节。时至近代,不畏强权的赣江儿女们再次挺立潮头,他们行动起来融成革命的坚强力量。在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创建了红色革命根据地,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用26万烈士的鲜血,为探索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作出了巨大贡献。毛泽东对赣江情有独钟,亲往赣江源头做过长时间调查,在这里留下了“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著名诗篇。

 

        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已将过去。落日照耀在江面上,照出了金黄的颜色,照出了南昌城的繁华。在这背后,又有着多少英雄人物、普通群众的牺牲、贡献?多少兴衰史、多少悲喜事,俱往矣,都付诸于这一江清水中。世间变幻,岁月流逝,赣水依旧。或许,今天我们可以再次审视赣江、研究赣江,从中找出江西的兴衰史,寻找江西奋发图强的密码。(作者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