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历史沿革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在中国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人民在人类政治制度史上的伟大创造,是深刻总结近代以后中国政治生活惨痛教训得出的基本结论,是中国社会100多年激越变革、激荡发展的历史结果,是中国人民翻身作主、掌握自己命运的必然选择。

  江西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形成和发展史上有着特殊地位。1931年11月和1934年1月在江西瑞金召开的两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具有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基本形态,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源头和雏形,在我们党领导的政权建设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重大意义。建国初期,由于召开省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尚不成熟,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组织通则"的规定,我省于1950年和1951年先后召开两次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的全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1953年6月至1954年7月,江西省举行第一次普选,选举产生了地方各级人大代表,并相继召开了市、县人民代表大会。1954年7月11日至22日,江西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胜利召开,标志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我省正式建立。从1954年7月至1966年5月,江西省人民代表大会历经三届,共召开了13次会议,在团结和动员全省人民巩固新生政权、恢复发展生产、推动社会主义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发展遭受严重挫折,省人民代表大会的活动完全中断,省委、省人民委员会的一切权力统归省革委会。1977年中央明确,革委会作为一届人大计算。据此,省革委会作为省四届人大。
  1978年2月,江西省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标志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江西的恢复和发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与此相适应,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修正宪法若干规定的决议和地方组织法决定地方县级以上人大设立常委会,并赋予地方人大常委会十一项职权。1979年12月27日,江西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江西省人大常委会,之后各市、县(市、市辖区)人大常委会相继成立,江西省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机构和办事机构不断得到充实和加强,地方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逐渐得到发挥。
  1982年12月,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新宪法。与此同时,新修改的地方组织法将地方人大常委会的职权由原来的十一项增加至十四项。1979年7月,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选举法规定代表可以依法联名提出代表候选人,并于1980年始实行县级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和差额选举,地方国家机关领导人实行差额选举。此后几经修改的地方组织法和选举法又进一步扩大了地方国家权力机关的职权,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设和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工作有了明显的加强。1996年2月,省八届人大第四次会议通过省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后,省人民代表大会实现了时间安排制度化、会期安排科学化、会议议程规范化,省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作用发挥得更加充分。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全面加强党对人大工作的领导,推动人大工作取得历史性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就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表一系列重要论述,拓展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科学内涵、基本特征和本质要求,标志着我们党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规律性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形成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为做好人大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指明了前进方向。在中共江西省委正确领导下,江西省人大及其常委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深入学习、研究、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重要思想,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大力加强立法和监督工作,积极推进依法治省进程,不断推进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理论和实践创新,为推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主法治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实践充分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具有无可比拟的制度优越性和强大生命力,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保证人民当家做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制度。
  目前,江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共召开了三次会议,共有代表604名,由11个设区的市和驻赣部队组成12个代表团。省人民代表大会设监察和司法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农业和农村委员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法制委员会、社会建设委员会等7个专门委员会;省人大常委会设办公厅、法制工作委员会、选举任免联络工作委员会、外事华侨民族宗教工作委员会、预算工作委员会等办事和工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