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立法聚焦 >> 法规解读

特稿:为乡村振兴战略在江西落地落实创造良好的法治环境 ——《江西省乡村振兴促进条例》亮点解读

2021/02/05 15:49   编辑:邵新羚   来源:《时代主人》编辑室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党和国家事业全局出发,着眼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在党的十九大上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三农”工作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但我省城乡发展不平衡、农业农村发展不充分的问题仍然存在。

       “为了进一步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有必要制定一部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面系统的地方性法规,从立法层面推动解决制约乡村振兴的突出问题和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龚建华如是说。

       1月30日上午,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江西省乡村振兴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省第一部由省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的实体性法规,必将为我省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走出一条具有江西特色的乡村振兴之路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

       发展优势产业,该当如何?

       如何选择、发展、壮大当地的优势产业,始终是绝大多数欠发达地区主政者面临的共同困惑。不少县级官员坦言,发展什么产业,谁来发展,走什么样的路,这正是困扰他们的问题,“尽管贫困县摘帽了,如果经济不发展,那也是白搭。”脱贫攻坚一线的许多干部都很迷茫,国家给的政策太多,给的资金也非常多,但怎么用,很多县没有思路,不知道未来能不能持续?也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儿?

       差异化的产业定位非常关键。这就好比所有的县都种白莲,产业化怎么办?各乡各村都说自己有特色,盲目追求产业规模,这样的产业难以发挥持续脱贫的作用,甚至有些产业最终给农户反而造成了惨重损失。

       为解决产业同质化的问题,条例对此进行了明确。比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坚持科技兴农、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品牌强农,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推动农业对外开放,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实现农业高质量高效益发展;再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制定农业产业规划,优化农业生产结构和区域布局,因地制宜发展优质稻、蔬菜、果业、茶业、水产、畜禽、中药材、油茶、花卉苗木、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等特色产业,推动富硒农业、林下经济发展,建设粮食生产功能区、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特色农产品优势区。

       此外,条例注重绿色发展为引领,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开发利用,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对禁止非法种植的情形予以了明确。

       乡村振兴,“人”从哪里来?

       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也需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曾说过,让企业家和精英从城到乡,是新时代城乡融合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因此,要实现乡村振兴,必须要解决“人”从哪里来的问题。

       条例出台前,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开展过多次立法调研,“靠没有走出过农村的人实现乡村振兴并不现实”是他们听得最多的一句话。调研中发现,农村人口的“流失”和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并没有得到改善,这也成为了制约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问题。

       “人才支撑”四个大字,成为了条例第七章的专属名词。从农业农村人才队伍的教育培训和创业指导,到加强农业农村工作干部队伍的培养、配备、使用和管理,再到建立健全选拔领导干部机制、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和农村医疗卫生队伍建设等,折射出条例强调“土生土长更为可贵,有乡愁才有感情”的立法实际。

       同时,为保障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确保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条例还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城乡人才流动机制,引导和激励各类人才向农村流动,依托农业龙头企业、重大农业项目建设人才创业平台,支持大学生、退役军人、企业家等到农村干事创业,支持国家工作人员、城市教师、医生、科技人员、文化工作者、法律工作者、社会工作者等专业人才到乡村定期服务、退休返乡参与乡村建设。城市中小学教师、执业医师晋升高级职称前应当有一定年限的农村或者基层工作服务经历。”

       城乡融合是必由之路

       在2020年年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城乡融合发展见实效,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促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在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推动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作出的明确部署。

       “城乡融合是乡村振兴的关键,只有把城乡融合问题解决好了,乡村振兴才可能是一个完整的方向。”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工作人员认为,城乡融合发展是持续减贫乃至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

       作为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组成部分,城乡之间的双向循环存在着若干亟须打通的堵点。基于此,条例着重从三个方面对有关城乡融合的问题进行了明确。

       首先,明确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协同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统筹谋划城乡产业发展、基础设施、社会保障、公共服务、资源能源、生态环境保护等布局,推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

       其次,建立健全城乡一体的公共服务体系。条例从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加强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完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促进农民就业创业、保障进城落户农民享受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等方面做出了具体规定。

       再次,脱贫攻坚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条例规定,落实农村低收入人口和欠发达地区帮扶机制,保持财政投入力度稳定,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健全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机制,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破解“土地”“资金”两大难题

       在乡村振兴所面临的“人、钱、地”三要素中,“地”的问题或许更为复杂。工业改到深处是产权,农业改到深处就是土地,土地流转是一篇大文章。

       为破解“土地”问题,条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农村土地管理制度,完善农村新增建设用地保障机制,满足乡村振兴的用地需求;探索创新农村土地制度,在农民自愿前提下,村集体经济组织可以依法将有偿收回的闲置宅基地、废弃的集体公益性建设用地转变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实现形式,探索建立对增量宅基地集约有奖、存量宅基地退出有偿制度;在符合规划用地条件下预留被征地面积一定比例的土地,作为被征地集体经济组织建设用地。

       当然,资金的保障,对于乡村振兴而言,亦是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为破解“资金”问题,条例对财政支农、农村金融、农业保险、土地出让收入使用等内容均作出了明确规定。比如,建立健全乡村振兴战略财政投入优先保障和持续增长机制,统筹更多财力向乡村振兴倾斜,财政投入总量持续增加;政府设立的有关专项资金、发展基金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加大对乡村振兴的支持;建立完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鼓励金融机构依法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模式,加大对乡村振兴支持力度;建立健全农业信贷担保体系,引导融资担保机构提高支农担保业务规模和占比;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扩大农业保险覆盖面,扩大保险金在乡村振兴中的投入;调整土地出让收益城乡分配格局,稳步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比例,集中支持乡村振兴重点任务。(《时代主人》编辑室厉涵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