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 江西人大新闻网 >> 监督公开 >> 专项工作

江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我省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工作情况的报告

——2022年7月25日在江西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上

2022/08/04 11:37   编辑:邵新羚   来源:省民宗局

省民宗局局长喻志勇

省人大常委会:
       受省政府委托,现就我省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工作情况报告如下,请予审议。
       一、基本情况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全省少数民族人口21.93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0.49%。5个少数民族人口过万,13个少数民族人口超过千人。与第六次人口普查相比,有三点新变化:一是首次56个民族成份齐全;二是少数民族人口总量增长较快,占全省总人口的比重从0.35%提升到0.49%;三是外省籍来赣流动少数民族人口增多,世居的少数民族人口有所下降,畲族人口从9.1万人下降到7.4万人,流动少数民族人口从3万多人增长到超过6万。这是新时代各民族大流动大融居趋势增强、交往交流交融速度加快、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更多的结果。
       全省共有8个民族乡、82个民族行政村、398个民族村民小组。党的十八大以来,我省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推动民族地区发展取得历史性变化,民族工作取得显著成绩。尤其是民族乡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通乡通村公路建设和深山区移民搬迁成效显著,走在全国前列;34个贫困村全部退出,民族地区3690户14760人如期脱贫,脱贫攻坚、全面小康与全省同步,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江西新征程。
       2020年以来,我省民族地区按照全国和全省部署,全面推动乡村振兴,实现良好开局。
       一是脱贫成果持续巩固。建立了防返贫监测平台,对脱贫不稳定户、边缘易致贫户和突发严重困难户做到及时发现、及早帮扶。2022年5月,我省民族乡村摸排监测对象203户415人,全部落实了帮扶措施,有效消除了返贫致贫风险,守牢了不发生规模性返贫的底线,持续巩固了民族地区脱贫攻坚成果。
       二是乡村振兴有序推进。出台了一系列衔接政策,民族地区脱贫工作机制、政策措施等平稳有序向乡村振兴过渡。16个民族村列为“十四五”省定乡村振兴重点帮扶村,占比为19.51%,有65个民族村派驻了工作队。2021年,民族地区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达到100万元的村开始出现,50万元以上的村不断增多;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2.84%,达到18698元,首次超过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结束了民族乡村有统计数据40年来与全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较大的历史。
       三是创新举措效果明显。各地不断探索推动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创新举措,如吉安市形成市县乡三级党委书记、副书记联系民族乡村,深入做好民族工作;抚州市做好“两山”转化文章,支持民族乡村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因地制宜发展生态农业、生态资源+民族文化资源的旅游经济,发展特色鲜明;上饶市大力实施“培根铸魂、共富发展、民族同心、现代化治理”四大行动,工作亮点初显;赣州市财政安排预算资金210万元投入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工作,推进效果明显。
       在财政部等6部门组织开展的2021年度衔接推进乡村振兴补助资金绩效评价考核中,包括少数民族发展任务在内,我省取得了六项全“A”的最好等次。这些成绩的取得,在于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的引领,在于省委、省政府不断加强对我省民族工作的领导,在于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方略在我省民族地区得到全面贯彻。
       二、主要工作
       全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以全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带动民族地区乡村振兴,促进民族地区与全省共同发展、融入发展,形成了民族团结巩固、民族经济发展、社会事业繁荣的良好态势。
       (一)高位推动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省委、省政府全面贯彻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推动民族地区与全省共同发展、共同走向社会主义现代化。一是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部署。2021年8月和2022年3月、4月,省委常委会、省政府常务会议专题研究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推进新时代我省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工作。2022年2月,召开省委民族工作会议暨全省宗教工作会议,要求全省各级党委政府扛起新时代民族工作责任,全力支持民族地区融入全省、融入当地、融入区域发展,走共同繁荣发展之路。二是出台政策措施全力推进。今年4月,以省委、省政府名义印发文件,提出着力抓好民族地区乡村振兴与全省乡村振兴的全方位对接和全过程融合。三是编制规划方案抓好落实。2021年11月,省民族工作领导小组印发《江西省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规划(2021-2025年)》,启动新一轮省直有关部门对口支援民族乡村工作,提出了推动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目标任务和具体措施。同时,各设区的市和有关县(市、区)行动迅速,全面贯彻中央、省委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相继召开工作会议部署民族工作,出台贯彻中央和省委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政策措施,并推动落实落地。
       (二)差别化支持促进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坚持把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纳入全省工作大局中统筹推进。2021年2月,省政府印发《江西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赣府发〔2021〕5号),提出要“支持和帮助民族乡、村加快发展”。其他专项规划和区域性发展规划都支持民族地区主动融入并服务全省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同时,组织省直部门持续完善差别化区域支持政策,助力民族地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一是持续加大资金支持力度。今年,中央少数民族发展资金达到3990万元,省财政配套资金达到958万元;安排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民族教育等财政预算资金1600万元,支持民族地区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建设各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基地;在基层组织运转保障资金安排上,省财政对民族乡、民族村补助标准分别高于非民族乡村补助标准40万元、4万元,在我国中东部地区是第一个。二是强化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支持。“十四五”期间民族地区农村公路建设项目补助标准(含奖励资金)较一般地区上浮20%;城乡一体支持民族地区基础设施、高标准农田和医疗卫生服务能力、集中供水设施等民生项目建设,提升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支撑保障能力。三是坚持科技引领。建立科技特派团(员)服务民族地区乡村振兴机制,向民族乡村派出4个科技特派团、38名科技特派员,探索科技、信息、人才、资金、管理等要素向民族乡村集中的新路子,在我国中东部地区也是第一个。四是繁荣发展民族文化。创作推出歌剧《七彩畲乡》《热血山哈》和音乐剧《云上凤凰》,连续三届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均获优秀剧目奖;成功举办第三届全省少数民族文化艺术节,积极筹办第三届全省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鼓励支持民族文化同区域文化、红色文化、时代文化深度融合。
       (三)对口支援重点帮扶民族地区乡村振兴。连续25年开展省直部门对口支援民族乡村工作,广大机关干部在民族乡村一线与群众交往、交流、交心,帮助民族乡村实施了一系列重大项目,解决了脱贫攻坚、全面小康进程中的许多困难和问题,推动了民族乡村经济社会快速协调发展,促进了各民族广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共同谱写了全省各民族团结进步的精彩华章,形成了江西民族工作的特色品牌。2016年至2020年开展的第五轮省直部门对口支援工作,各部门帮扶资金达到2.6亿元。2021年11月,省民族工作领导小组印发《江西省民族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单位第六轮对口支援民族乡村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方案》,提出通过五年对口支援工作,使受援民族乡村振兴基础更加扎实,融入发展、共同发展水平更高提升,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更具特色。截至目前,24个省直对口支援单位全部编制了工作方案,各单位的主要领导或分管领导多次赴受援民族乡村开展调研,指导、调度支援措施落实,安排帮扶项目30多个、帮扶资金2186.3万元,协调争取其它项目资金2000多万元。赣州、吉安、上饶、鹰潭、抚州和会昌、乐安、泰和等有关市、县相应开展了市直、县直单位对口支援民族村、民族村小组工作,做到了对口支援全覆盖,形成了各级各部门整体发力推进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良好局面。
       (四)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助推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坚持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民族工作和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主线,引导各族群众牢固树立休戚与共、荣辱与共、生死与共、命运与共的共同体理念。在落实中央和省委会议文件精神、实施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规划、开展对口支援工作、安排使用少数民族发展任务资金项目等方面,都坚持向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聚焦发力,把深入推进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作为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特色。按照人文化、实体化、大众化总要求,大力支持各地各类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基地建设,不断深化各个层级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梯度推进、升级提档,着力推进民族地区乡村振兴与对口支援工作深度融合。近年来,25个单位先后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示范单位、4个单位被评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1个民族乡列入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重点示范基地,33个单位被评为全省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示范单位,在乡村振兴的时代实践中做实做深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工作。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引领民族地区乡村振兴,正在全省形成更加广泛的共识共为。
       三、存在问题
       当前,制约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和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深层次矛盾仍然存在,面临的任务依然繁重。
       一是民族地区产业振兴的基础还不牢固。一方面,民族地区传统主导产业向优势产业整体迈进步伐滞缓,尤其是毛竹、油茶、水稻等传统产业规模小、分布零散、产业链短的矛盾尚未得到解决。另一方面,重大基础性生产设施支撑保障能力还有不足,6个有大面积毛竹林的民族乡生产性林道、便道开设不足,8个民族乡不同程度存在山洪和旱涝安全隐患,制约了产业发展振兴和资源开发利用。
       二是民族地区人才还比较缺乏。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民族地区各类人才缺口较大,尤其是科技示范、创业引领、文化艺术等方面人才缺乏,一定程度上制约乡村振兴和高质量发展。一方面是人才总量偏少,外出务工劳动力多数从事劳动密集性行业,人才成长环境和质量受限。另一方面,在乡在村人才流出加快,有的民族乡村反复出现再注入再流失现象。
       三是民族地区文化发展还存在不足。在文化传承保护上,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和保护面临人才缺乏的困难,一些村庄的民族文化景观、历史记忆和乡村特色风貌加速流失。在文化发展振兴上,一些地方在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推动时代文化、民族民俗文化、红色文化、区域文化深度融合上,理念不新、质量不高,在讲好民族团结故事、做好文旅结合文章等方面有差距。
       四是民族地区生态优势发挥还不充分。我省民族乡村大多处在江河、溪流的源头和上游,生态环境优美,生态优势突出。但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能力还不足,对如何把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竞争优势和发展优势办法不多、效果不佳。此外,民族地区农村人居环境的整治和改善,道路、供水等基础设施的升级和改造,还存在一定困难。
       五是民族地区的基层组织建设还需加强。民族地区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各类群众性组织为基础,引领乡村振兴的组织格局尚未形成。民族地区村级党支部书记中,50%以上超过50岁,大部分只有高中或高中以下文化水平。同时,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经济性组织发展不充分,体育协会、文化艺术协会等群众性组织发展不健全,影响了民族地区乡村振兴。
       四、下一步工作打算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推动新时代民族工作高质量发展的决策部署,推动民族地区落实“三新一高”要求,扎实全面推进民族地区乡村振兴,共同打造新时代乡村振兴样板之地。
       一是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主线推进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把民族地区乡村振兴与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有机结合,在乡村振兴实践中深化民族团结进步创建。通过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丰富创新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内涵,使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扎根各民族群众心灵深处。把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同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相互融合,打造江西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的升级版。推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宣传进乡村,形成点面结合的江西特色。弘扬伟大建党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促进红色文化、民族文化与民族团结进步宣传教育深度融合,培育形成江西经验。在民族地区建设一批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实践基地、示范基地,推动民族团结进步创建落实落地。
       二是持续推进民族地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衔接乡村振兴。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文章,强化新老政策有效接力,既不延长衔接过渡期,又确保民族乡村同步之后不掉队。把民族乡村纳入各级乡村振兴重点帮扶范围,明确民族乡村享受乡村振兴重点帮扶村待遇。在民族地区实施一批基础设施和产业发展重大项目,着力解决民族地区基础设施支撑保障能力不足和产业发展质量不高问题。有针对性加大民族地区人才培养力度,实施“走出去、请进来”战略,协调农林院校、职业院校、科研院所、文艺院校举办专业专题培训,专门培养产业发展人才、文化艺术人才。扎实开展科技特派团(员)服务民族地区产业发展工作,加大对民族地区科研项目扶持力度,以科技力量驱动民族地区产业高质量发展。
       三是创新对口支援民族乡村工作。把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作为新时代民族工作的“纲”,成为对口支援工作的崭新抓手和重要内容。支持对口支援部门参与民族乡村第一线党建工作和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架起省、市、县各部门和民族乡村“联创共建”的桥梁。创新对民族地区乡村振兴的帮扶方式,注重市场引导、“两山”转化、文旅融合,支持民族地区发展新经济新业态。增加省属国有企业、省级农业龙头企业、文艺院校(剧团)分别对口支援8个民族乡,形成政府、企业、文艺院校(剧团)叠加式帮扶机制,培育和提升民族地区干部群众的市场化理念、“两山”转化能力和文旅融合水平,引领民族地区产业发展市场化经营、生态资源高效化利用、文化旅游融合化发展,以点带面促进民族地区乡村振兴。
       四是全面提升民族地区乡村治理能力和水平。把党的领导贯穿民族工作全过程,形成党委统一领导、政府依法管理、统战部门牵头协调、民族工作部门履职尽责、各部门通力合作、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新时代党的民族工作格局。指导督促各地各相关部门落实落细具体工作,解决民族地区急难愁盼的实事。加强基层民族工作机构建设,把民族事务治理纳入社会治理网格化体系,充实工作力量,保障工作经费,建立完善县乡村三级民族工作网络,防范化解民族工作领域风险隐患。健全民族乡村干部队伍培养、配备、管理、使用机制,健全完善考核激励机制,注重在一线淬炼干部,选优配强“领头羊”,将能力强、有潜力的少数民族党员纳入后备干部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