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主人:推动矿山复绿 抚平“大地伤疤”

2022/08/26 10:40   编辑:邵新羚   来源:《时代主人》编辑室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

  我省是矿业大省,矿产资源采掘面大、历史悠久,素有“世界钨都”“稀土王国”“中国铜都”等美誉,矿业及其延伸产业利润总额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利润总额约1/3,钨矿和离子型稀土矿在世界矿业领域具有重大影响。

  长期以来,矿山为我省国民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但由于粗放型发展,“重利益、轻生态”,违规采矿行为引发地质灾害、造成水土流失,危及周边群众生产生活,“千疮百孔”的矿山已成为巨大的“生态包袱”。目前,全省持证矿山2542座,待治理的历史遗留废弃矿山面积达13.48万亩,矿山生态修复任务艰巨。

  为切实加强矿山生态环境治理,做好矿山生态修复后续资源开发利用工作,7月26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审议通过《江西省矿山生态修复与利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22年12月1日起施行。

  小切口——立法护航“美丽江西”

  生态环境关乎民生福祉,关系党的执政使命,是重大的民生问题和政治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时指出,绿色生态是江西最大财富、最大品牌、最大优势,要像保护眼睛,对待生命一样,做好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文章,打造美丽中国“江西样板”。

  2021年,省人大环资委开展专题调研时发现,矿山生态环境问题已成为我省生态环境保护的短板、弱项,矛盾主要集中在生态环保意识不强,修复主体责任不实,监管部门职责不清,历史遗留矿山生态修复财政资金投入不足,社会资本市场准入机制不灵等方面。

  民之所呼,立法所向。“在编制省人大常委会2022年立法计划时,我们及时将有关专门委员会提出的立法建议列入立法计划,在全国率先出台矿山生态修复与利用方面省级地方性法规。”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杨润华介绍说。

  省人大环资委、常委会法工委会同省司法厅、省自然资源厅,加强立法全过程沟通协调,同心协力、紧密配合,共同拟定条例的主要思路、整体框架,并赴省内外开展立法调研,对条例草案逐条讨论、修改,充分吸纳省直有关部门和单位、矿山企业意见建议,在确保立法质量的前提下加快立法步伐。

  “条例践行习近平法治思想,找准矿山生态修复这个‘小切口’,以‘小快灵’立法解决矿山生态环境的大问题,增强了立法的针对性、适用性和可操作性。”省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董晓健表示。

  条例全文不分篇章,共33条。针对矿山生态修复与利用中面临的实际问题,条例通过厘清矿山生态修复责任主体、明确修复措施和方式、执行绿色矿山规定和建立矿山生态修复基金制度、完善社会资本参与支持政策等,为矿山生态修复提供了富有实效的法治解决方案,将“生态包袱”转化为绿色财富。

  条例作为全国首部矿山生态修复省级法规,中国林业与环境促进会生态修复推进会会长丁继新称其“为其他各省建立矿山生态修复法规提供了良好的借鉴作用”。

  全链条——严密制度维护生态环境

  整洁干净的道路,郁郁葱葱的树木,走进位于新余市渝水区下村镇龙湖村的俊宜矿业,很难想象这里是年产50万吨石灰岩的露天开采矿区。

  2021年4月22日,中央环保督察组曝光“新余市矿山开采违法行为乱象丛生,绿色矿山创建不严不实,督察整改敷衍应对,生态修复工作滞后”的问题,俊宜矿业位列其中,被指出“绿色不足、灰色明显”。

  “在环保督察前,我们已评为省级绿色矿山,环保督察曝光问题后被移出了目录,现在我们严格按照绿色矿山标准做了整改。”俊宜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庆鹏对记者说,“我们制定了年度修复计划,对不再开采的矿山及时治理,恢复生态绿色;对还在开采的矿山实施边开采边修复,严格落实‘谁开采、谁治理’的原则,将治理与开采并重。”

  经过一年多整改,矿区生态环境面貌焕然一新。

  “过去我们对矿山生态修复不够重视。”曾庆鹏略带惭愧地说,“条例进一步明确了企业的矿山生态修复责任。今后对矿山生态修复这件事,我们会更主动、更上心。”

  为科学推进矿山生态修复,条例建立了“全链条”的严密制度。不仅在矿山建设前要求矿山企业编制矿山地质环境保护、恢复治理与土地复垦方案等,报有关部门审批,而且严格实行矿山生态修复基金,对不会受到后续矿山开采活动破坏或影响的已开采区域,及时进行修复。

  “过去,企业只需要缴纳少量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如今我们严格依法设立了矿山生态修复基金账户,并按照年度销售额比例来缴纳生态修复基金。目前我矿已缴纳227万余元生态修复基金,专项用于矿山生态修复工作。”曾庆鹏介绍道。

  矿山生态修复贯穿矿产资源开采全过程,政府及部门的监管就要覆盖矿山生态修复全过程。为了保障制度执行,厘清监管部门职责,条例规定政府要建立协调机制,统筹协调、督促推进矿山生态修复与利用工作;明确自然资源、生态环境、水利、农业农村、林业等部门在矿山生态环境保护中的具体监管职责;要求主管部门加强对矿山生态修复基金计提、使用情况和矿山生态修复情况的日常监督检查,以及乡镇人民政府要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做好日常巡查与情况报告工作。同时,严格责任追究,完善公益诉讼机制,对未依法履行矿山生态修复责任等违法行为予以处罚,让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付出相应代价。

  “条例的及时出台,能够进一步规范矿山生态修复与利用工作,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全面提升法治化治理水平。”新余市自然资源局党组副书记谢新桂说道。

  谋未来——做好开发利用“后半篇文章”

  盛夏时节,站在芦溪县源南乡石塘村脐橙种植产业基地,极目远眺,只见一排排脐橙树迎着烈日,肆意挥洒着绿色……往日寸草不生、满目疮痍的景象一去不复返。

  这“化腐朽为神奇”的变化,得益于源南乡因地制宜制定的生态修复方案。该地引入社会资本,对这片“沉睡”了十几年的废弃矿区进行生态复绿,不仅有效改善了人居环境,还在此基础上点“绿”成“金”,将特色产业种植与乡村振兴有机结合,推动黑乎乎的废弃矿山变成了黄澄澄的“花果山”“致富山”。

  “这里的土壤富锌富硒,种出的脐橙口感更清甜,所以2016年我们就在这个废弃矿山上投建了占地3000多亩的脐橙种植基地。目前年产量达300万斤,年产值达1500万元。”江西华辰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魏远忠说道。

  矿山生态修复任务十分艰巨,单纯依靠中央和各级财政资金投入难以满足,但由于预期回报的不确定性,导致社会资本往往缺乏投资信心。为此,条例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采取自主投资、与政府合作等模式参与历史遗留矿山生态修复,按照谁投资、谁受益原则,规范了“让保护修复生态环境获得合理回报”的政策机制。

  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涂迎九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条例出台前,有关社会资本参与矿山生态修复的责任义务没有系统地、独立地予以规定,社会资本方顾虑较大。“条例的出台为社会资本方参与废弃矿山生态修复注入了信心。”他说道。

  “条例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土石料综合利用、国有农用地承包经营权、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绿色金融扶持等政策经验上升为法规制度,助力矿山生态修复与文化、旅游、体育、康养等产业融合发展。”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同志说,“这一系列制度规定推动历史遗留矿山‘生态包袱’向地方发展资源的有效转化与科学利用,还原废弃矿山为‘绿水青山’,再造‘金山银山’。”

  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矿山生态修复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条例正式施行后,必将推动我省矿山生态修复工作迈入制度化、法治化、规范化的轨道,促进打通“两山”转换通道,为更高标准打造美丽中国“江西样板”提供坚实制度支撑和有力法治保障。(《时代主人》编辑室秦仿洁供稿摄影)